发新帖
查看: 34719|回复: 3

在海峡中点,我不谈民主

[复制链接]

探花

Rank: 4

积分
2209
主题
438
帖子
4387

环球五年勋章

发表于 2016-1-20 20:38: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天人合一     在海峡中点,我不谈民主



  民主,一個聖潔化的詞語。
  百來年爭鬥,無量數犧牲,巨大的紅利,使其無人不掛在嘴上。好人為之奮鬥,差人以之鬥人。

  民主有複雜的內涵,不同人兒、不同時期、不同境遇、不同視角、不同目的,有著不同的解讀。
  海峽之間,民主,經常變味、成為攻防的矛盾、迷人的麻藥、糾纏的亂麻。

  撕開假民主面紗,收繳急獨、隱獨、不統者拒統的盾牌,
    理清民主糾結,回歸真民主本原,
    國民發聲、全民制獨,
    以全中國人、全球華人統一復興的大民主、大潮流,沖決、擊潰急獨、隱獨、“不統”的假民主、小逆流,是為當今急要。





後附民主與統一問題的破磚若干,以期引玉

    
 天人合一 一纲四目共和统一复兴



  统一的旗帜,政治民主?  还是政治共和
 

   “天之骄子”先生“倘若大陆进行政治改革,实行民主制度,这样两岸政治体制易于对接,那么两岸的根本分歧就解决了,两岸的政治鸿沟也就不复存在了”的觀點有待商榷。

  
    一,
大陆没进行政治改革、没实行民主制度?台湾的“民主”、“制度”就是唯一?


  自孟老夫子“独夫”论后,鲜有中国政治家与政治势力敢以殘民为旗帜;

  从辛亥革命与五四运动起,只有傻瓜才不以民主为口号。

  中国的近现代,中共即称之为民主(新或旧)革命阶段。
  “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悬霸主鞭,”不是几千年来最浪漫极致的民主?
  反内战、反饥饿、反独裁的游行狂潮,上千万支前助战的民工,几百万起义、投诚的国军,还不能算民意、天心、人间正道?
  毛泽东,不,还有《建国大业》中的整个民主阵线的人们,不正是以民主之旗将蒋阵营、也即现在台湾当局得以凭恃的““中华民国””击败至台湾。
  什么时候民主之旗就由海峡一边独占了?

   实际上,把共产党称为“为人民服务的宗教”的毛泽东或许是中国历史把人民供得最高的少有的人物。从赞“湖南农运动”“好得很”,到回答黄炎培以“民主”打破“历史兴废周期律”,再到后来文革的“大民主”,哪个口号不是欲民所欲,哪一个行动不在张民之权,哪一个时候不是“粉丝”万千。

  民主是什么?
  多数说了算。
  毛在过去即至当今,是在少数?
  毛的失误在过头、在极端、在不断革命、在偏离经济主轴,在甚至沿袭了一些封建传统、习惯与潜规则。
  但毛是人民利益、权力、地位的代表者、捍卫者,是“人民当家作主”的真诚实践者。
  尽管这实践有过昂贵的学费、沉重的代价、血泪的心酸。


  改革开放以来,大陆步入反思、冷静、理智、现实、法制、稳定的轨道。摒弃了“阶级斗争”学说,完善了“人民”的概念;在讲求“民主实质”的同时,开始注意了“民主程序”与“民主形式”;在强调代表多数时开始了保护或尊重少数;在坚持民大、党重的同时,也喊出了“法大”(党和政府都要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
尽管大陆走过一些弯路,但不应否认大陆的进步与发展;
  尽管大陆比国际社会有差异,但不应忽视中国之实际;
  尽管两岸有距离,但不应否认两岸之大同。
  先生“倘若”的潜台词似乎有失偏颇。


  与毛泽东们对垒的蒋介石们当然不是天然的“独夫”
  与毛等一样,都是同一文化基因孕育出的壮苗血液里充溢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救民于水火、扶国至上邦的英雄情怀、圣贤情怀、救世情怀;都自居孙中山传人或信徒、自谓延续辛亥革命之圣火、以复兴中华为己任;都写下了无尽的风骚属一代之豪杰

  然而,歷史弔詭的是,
  一部分“为民”的人胜利了、以“民主”的名义,

  一部分“为民”的人失败了、负“不民主”的骂名。
  “不民主”的“失败者”到台湾实施“戒严法”几十年,当然不能算民主,却以自由民主之名骂对岸不民主几十年。
  “民主”的胜利者在大陆继续“大民主”终致摔个大跟头,反过来倒把“民主”当成了忌讳。


  蒋经国后期,开放、改进政治,台湾实现了公民直选最高领导人,甚至政权和平轮替。这当然是中国政治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标志,是中华民族之大事、幸事,也当然为大陆的政治改革、演进、发展提供例证、示范、借鉴、选择甚至教训。
  但台湾就是真理、

  就是唯一、
  就是百分之一百、
  就是放之四海而皆准、
  就是未来?
  太武断、太简单了吧!

  台湾的特色在直选,选战几成台湾政治及社会生活的全部,胜选大概是绝对多数政治人物目标的唯一。
  但只有选举、只有党利、只讲政治,何以治国,何以经世、何以利民?

  君不见,台海岛内,面临金融风暴和百年洪灾,不是共渡时艰,总在撕裂族群,对立社会;面对世纪巨贪与昭然铁证,不是理性切割,却要硬撑力挺,嗜臭如香;面对ECFA暖流,不是共体兄弟亲情、或者在商言商,而是是非颠倒,百般刁难,拒大利不受,视和平不顾;神圣的议会殿堂,耳光翻飞、臭鞋乱舞,成了无法议事、不准议事、泼妇悍夫的斗鸡场。
  在我看来,台湾也许有西式“民主”之形,但仍具中式“恶争”之质

  “两岸政治体制对接”,
  谁接谁?难说吧!

  现在就要接,有这必要、急迫吗?
  当年不正是蒋“总裁”急着要政令、军令、政治一统而急出个内战、急出个海峡相隔吗?


  在中华民族奋斗历程中,不同政治信仰的精英前辈在不同的境况条件下进行了不同的探索,形成了不同的模式、经验及血泪教训,这是中国人的共同财富,共同起点、共同依凭。海峡两岸在一个传承最古老的民族、凝聚力最强久的国度内,存在不同的意识形态、生活方式、社会制度,也或是上天赐予以“中庸仁和”为中心的中华文明的特殊厚爱与特殊使命。
  我们没有资格鄙夷对方。
  没有权力改变对方。
  没有理由不纳善对方。
  没有借口推拒对方。
     

  统一,不是谁吃掉谁,不要对对方指手画脚;
  统一,是自我调适,要静待方各自改善;
  统一,是共生共和,应有存异互竞、比较选择、共进共荣的空间。



  二,大陆进行政治改革,实行民主制度,两岸的根本分歧就解决了



  这是一个假命题


  第一,两岸的“民主”、“制度”没有天壤的差距

  近代百年,中华民族奋斗复兴期也。
  两岸同源、支流有异,然一江春水向东流,方向未必不同、目的未必相异、现在正在趋同耳。
  诚如宋楚瑜所言:

    “经过60年的不断冲突和曲曲折折,最后两岸都走回同样一条路,那就是要照顾农工,以民为本,在经济上走向均富,在政治上走向廉能政治,在社会上追求公平正义,在世界上追求大同的理想,这不就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吗
   “两岸在走过曲曲折折、血雨腥风的60年,最后都在追求国家的富强、人民的安康、社会的和谐、政治的民主。共创两岸双赢,实现中华民族的再复兴,这是我们共同的目标和理想”。

  确实如此,两岸现行制度,哪里还有什么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鸿沟,差异大者,不过公民直选、多党竞争而已。这未必不是大陆未来的发展选项。但在当前,大陆有大陆的情势、条件、次序、重点、选择,大陆人民亦能理解与接受。一个制度的合理与否,似乎最能感受的是这个制度中的人们。改变一种制度,似乎也只有这个制度下的人们。
  大陆人不这样想,台湾人何急?
  台湾人不乐意自己的生活生活方式“被改变”,为何偏当“改变者”。

  忽视两岸之大同、夸大两岸之小异,视草芥为巨舟,看闾里为胡越,拒同胞如寇仇,是小知当大知、今人仍抱残守缺之旧人也。


  第二,大陆“改”了,根本分歧就“没”了?就“统”了


  台湾不成熟的直选,多造就媚俗化的政客、短视化的政策、“茶壶里的风波”,有几许人还在心怀全中国、放眼全世界、立足中华百千年。

 台湾的政客关注大陆的“改”与“不改”?太多情了吧!

 台湾的当政者,陈水扁“要独”,把大陆当“另一国”,与大陆的“制度”、“民主”何干?
  马英九“不统”,“避统”、“避中”唯恐表现不突出,什么时候有“大陆‘改’了,根本分歧就‘没’了”的些许表示?有点儿一厢情愿吧!
  李登辉倒是谈过大陆“民主”,不过他是期盼大陆民主成七个板块。

  实际上,台海问题,灾难在“台独”,症结在私利,表露在选举。

  真独者恒独,尤其是那些深具皇民烙印如辜宽敏、金美龄之流,就是把大陆改成“中华民国”,把共产党改成民进党,他还是要独。
  假独者玩独,如陈水扁,明知“做不到”,为了凝聚深绿选民、巩固贪腐铁卫队,最后越来越独。
  在“独”有一定氛围、能操控一定选票,“统”被“投降”“卖台”污名的背景下,“懦統”們如国民党与马英九当局在“统一”议题上集体噤声,避“一中”唯恐不及。

  这些,是大陆的制度问题?
  非也,是选票、是党利、是权谋、最终是私利也!

  大陆的制度、民主、意识形态问题,
  不过是独者反中的箭靶,隐独者麻人的伪装,私利者滞统而又良心不安的开脱



   三,统一的旗帜,不是民主,共和


  民主是个好东西,因为有真正的民主,中国人为民主已经奋斗牺牲了近百年。
  在当今大陆,无论怎样闹民主,我都参与、支持亦然或理解、容忍。
  我不认为大陆可以一成不变。

  民主可成迷魂汤,因为民主常常被滥用。希特勒是民主直选上台的。泰国的黄衫军、红衫军为“民主”你方唱罢我登场,把国家搞得一塌糊涂。民进党徒们为一个巨贪大蠹竟然以民主之名要攻占巴士底(土门)监狱。

  民主在当今中国,公婆各理,一时半会尿不到一壶。
  而统一时不我待。
  在海峡中点,我不谈民主


  统一的旗帜在共和
  
  中国有太多斗争

  几千年里,意志的施行、利益的取守、政权的更迭、声名的毁誉,无不遵循实力(主要是枪杆子)原则,采取斗争形式。而斗争的绝对性、排他性、暴烈性、非理性,往往使人、哪怕是善良的人直至圣贤,也变成了利器,丧失良知和理性,表现得春秋无义战

  党同伐异、不问是非;
  成王败寇、不择手段;
  睚眦必报、不讲宽容;
  斩草除根、不留余地;
  唯我正确、不知反省;
  党利至上、不顾百姓;
  你死我活、不死不休。
  即使当年同以反对封建专制为根本任务的国共党人,不自觉践行旧的潜规则,将分歧扩大化、斗争绝对化、自我神圣化、对手妖魔化,都以东风压倒西风为能势,以致兄弟成仇、战友反目,走上极端对立的道路。
  就算几十年来,历史已经证明,台湾能出经验,港澳能出奇迹,大陆也能现辉煌,两岸四地的黑猫白猫花猫们,在各自旗帜的集合下可以生存在同一片蓝天;当年主义、路线、制度的争论本应当稍息,国裂、家破、人离的殇痛本应以弥合,但两岸的政治家仍难跳出是非对错、多错少错、名分、传承、老大、老二的纠缠,不能坐下来什么都谈。
  遗憾的是,部份台湾政客,以民主为旗帜,却不尊重大陆同胞和全球华人的情感與民主,非要闭关、锁岛闹独立;以爱台湾为口号,却肆意挑畔大陆、制造麻烦、把玩战争引信、置两岸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于不顾;以清廉自诩,却贪污腐败、弊案重重、吃相难看;以进步为名号,却处处表现得党派利益至上:不计是非、不管黑白、不计后果、活脱脱一付文革造反派的小家子样。
  
  中国独缺少共和

  千年专制,缺共和;

    近代战争,缺共和;
     27年屠刀内向、兄弟相残,缺共和;
     49年以后,台海对峙、文革十年、蓝绿恶斗,缺共和;
     至今,你低我高、你错我对、不统、不独、不武、不谈,一触一中便撒娇、发泼、缺的还是共和。


  在一些政治人物的思维里,自己总是正确的,别人总是错误的,自己的利益、意志、自由、生命才是宝贵的,别人的是不重要的;捍卫己见、已利是神圣的,斗争、讨伐、消灭异己是天经地义的。
  他们往往以已利、已见判别是非、区分敌友,然后以人有亡斧者的眼光把世界一分兩半、看敌友一成不变。
  于是乎,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实事求是的态度不见了;
  于是乎,费厄泼赖应當缓行,第三条道路、第二种选择、另一類雜音没有了;于是乎,宁可错杀三千,不可错放一个的自由、权利、生命不重要了;
  于是乎,贪腐可因“台独”而脱羞,不认罪的老子可以共犯儿子的认罪而公然自豪,人最基本的是非、廉耻丢尽了
  于是乎,至今还有人在高论以民主对抗共产主义”,时空象已停滞,八十年、六十年前那两场争论還需要繼續,几百万亡灵的遗恨、近千万离散人儿的情愁、十五、六亿华人复兴的热望,還不足以填補意識形態的差異、對競爭對手的缺乏了解甚或是权力的沟壑,生活方式的差距大得比台湾海峡还要宽;优质的民主神圣得可以置民族国家的分裂于不顾了
     

  共和,是出路、是旗帜

  历史在前进、人会变聪明。

  反省当年,人们会思考是否斗得太凶、分得太急、也许还有另一种选择。
  历史启迪我们
  人类正进入地球村的时代,人口、资源、环境、气候、疾病、灾害、对未知世界的无尽探索、对可持续增长的无量追求,正在将人类结成不可分割的生命、利益共同体;
  保持人群个性、竞争和活力,同时又防范自我耗损、戕害和毁灭,是人类面临的共同课题
  人类的共同价值需要维护其主要途径是民主,民主有多样实现形式;
  人类的共同价值是全体人价值的有机融合,不是一部分人对另一部分人的专制,不是一个地域的人们对另一地域的人们的拒隔;
  在采纳主流意见的同时,要尊重、保护少数人的意见甚至反对意见;
  人类共同价值在历史中形成、完善,接受历史的检验和扬弃,是与非不应由一家说了算,不宜匆忙下结论,不必要一次就弄明白
  不同的路线、主义、模式、观点、应该允许共存、试验、比较、竞争甚至碰撞;
  解决社会矛盾,斗争不是唯一形式,战争只是无奈的手段,协商、容忍、宽恕、尊重、和解、等待甚或退让才是基本选择
  人们的政治活动,不应该以任何理由、那怕是崇高的理由颠倒是非、欺骗民众、撕裂族群、煽动民粹、挑动战争、分裂国土;
  仇恨不能化解仇恨,对立不能縮小对立,无论小家庭还是大社会,矛盾、冲突往往是斗出来、斗大了的;
  方能养生、齐家、谐众、利国民。

  当年孙中山提五族共和,毛泽东称人民共和,共和曾經是革命的旗帜。

  在皇权被打倒、外侮已消除,民(人民)的国度建立,民(人民)的观念普及,民(人民)的宪政基本搭建的今天,革命、斗争已成为过去式,改革、发展、和谐是为主旋律,共和自然是建設的旗帜、是立国之本。

  就两岸而言,

  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台湾人或已嫌老;
  共产主义统一中国,大陆人或许要笑;
  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统一中国,国民党气得要跳;(蒋介石们不是爱国者、民族主义者?)
  民主自由主义统一中国,大陆人只见民进党胡闹;
  其它主义统一中国?你娃是谁?你娃还早(不成气候、不够资格)
  “共和主义统一或许正好

  共和的思想、主义应是两岸统一的政治基础

  就世界而言,兩岸共和统一,不仅仅解决中国统一、消弥台海战祸,更重要的是提供了一种不同思想、主义、观点、制度、民主见解、族群认同的人们和平共处、和解共生、共求发展的示范,为全世界化解地区、文化、宗教冲突、贫富矛盾、经济生态危机、历史种族仇恨,寻求到出路,给人类大同带来曙光。
  共和成為統一后中国国號的主旨、精髓,是中華民族復興、發展、升華的必然,是人類社會進化、世間滄桑的的正道。

  把民主、自由、制度、生活方式等等缓缓吧!
  中国急要的,

  不是“清一色”、“一个样”、“即刻爽”,
  而是“多样化”、“全色彩”,“逐步来”。



天人合一2010年4月答凤凰网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贴内热文推荐

探花

Rank: 4

积分
2209
主题
438
帖子
4387

环球五年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6-1-20 20:40:42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人合一           在海峡中点,我不谈民主




附帖二:



天人合一 “一纲四目”共和统一复兴观





    “先民主了再说”? 莫成迷魂汤




  有一种说法:“谈统一可以,先民主了再说”。


   这是错误和有害的!




  第一“民主”不是台海问题的本质成因



  尽管当年老毛以民主之旗讨蒋,蒋团队也确实专制、独裁、腐败而败退台湾,民主的和风在延安、在西北坡、在北京好象温度还高点。

  但内战、分隔、以及蒋经国的“三不”,问题好象不在谁民主的多寡,而在两大阵营或多或少都缺少“共和”:

  都太执着已方的成见,

  都迷信枪杆子的效力,

  都陷于非黑即白、汉贼不两立、你死我活的极端,

  都忽略了退后一步天地宽的常理,

  都难淡忘是非对错、名分的纠缠,

  都太多利益和权谋的考量。

  “先民主了再说”,是寻错了难统的病因




     第二,两岸的“民主”、“制度”,没有天壤的差距



  近代百年,中华民族奋斗复兴期也。两岸同源、支流有异,然一江春水向东流,方向未必不同、目的未必相异、现在正在趋同耳。

   诚如宋楚瑜所言:
  “经过60年的不断冲突和曲曲折折,最后两岸都走回同样一条路,那就是要照顾农工,以民为本,在经济上走向均富,在政治上走向廉能政治,在社会上追求公平正义,在世界上追求大同的理想,这不就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吗?”
  “两岸在走过曲曲折折、血雨腥风的60年,最后都在追求国家的富强、人民的安康、社会的和谐、政治的民主。共创两岸双赢,实现中华民族的再复兴,这是我们共同的目标和理想。”
   那种忽视两岸之大同、夸大两岸之小异,视草芥为巨舟,看闾里为胡越,拒同胞如寇仇,是小知当大知、今人仍抱残守缺之旧人也。


  况且,台湾的“民主”就十全十美?

   多党竞争、官员直选,实在了公民的权利、增加了执政者的约束;新闻活跃、媒体发达、第四权到位,多元声音得以表达,极端的官员和和政党不便随心所欲;军、警、法与政党、政治、行政相分离,司法独立得到了尊重与大体上的遵守,公民与纪律部队的法制观念和作为比较成熟等等。这些都是大陆要学要赶的。

   但是,台湾的“优质民主”好象仍未摆脱中国旧政治党争恶习:

    “党同伐异、不问是非;

   成王败寇、不择手段;
   睚眦必报,不讲宽容;
   斩草除根、不留余地;
   唯我正确、不知反省;
   党利至上,不顾大局
   小利至上、不顾长远;
   你死我活;不死不休”。

    君不见,面对昭然已揭的滔天巨贪,民进党诸公面无羞色,宁可毁党也要死扛硬傲,嗜臭如香。这那里有是非黑白?

   君不见,陈水扁在两颗子弹声中弹冠相庆,吴敦义在绯闻录音后黯然退场,这就是天理公义?
   君不见,神圣的议会殿堂,耳光翻飞、臭鞋乱舞,成了泼妇悍夫的斗鸡场。难以理解,代表选民议事的地方,竟然因少数人霸占主席台而长期议不成事。这算尊重多数?
   君不见,面对疫情、面对风灾、面对金融风暴,岛内朝野稍息过战火、曾有过协商,在共赴急难?

   除了做秀、还是做秀;
   除了攻讦,只有攻讦;
   除了反对,就剩反对。
   如此“民主”,足以谋国、可能兴邦、是在为民?

    不成熟的直选,多造就媚俗化的政客、短视化的政策、“茶壶里的风波”,难敲响老成谋国、见微知著、雄才大略的黄钟。

   “旧党争恶习会将“民主”异化。
    没有“共和精神”的“民主”,与过去几十年发动多数斗争少数有何差别?
    不尊重选票结果,不间断的阻断议会议事,和阶级斗争城里不行到山里打游击哪里有两样。
    不讲政治活动规则,动辄上街、堵路、把门,活捉、火烧、炮轰,大陆文革早已演过。
    台湾的朋友也不要太自傲、太自负、太自蔽了。



  大陆的制度就没有一点可取之处?

   一个党说了算,自上而下安官员,选举往往走过场,新闻管太严,司法欠独立,腐败较严重,潜规则多盛行等等。这都不令人满意、这都需要改革改进。台湾人不说,大陆人也心知肚明。
   但是,大陆八十年来一以贯之的以人民特别是基层百姓为出发点,近三十年改革开放大政咬定青山不动摇,汶川大地震表现出的举国体制、大国优势,应对沙斯、猪流感、金融风暴的立行立动,特别是对国家主权、民族尊严、和平统一、中华复兴崛起的坚决担当、坚持、守护和不懈奋斗,对台湾同胞、台湾当局的长期尊重、忍耐、等待、关爱。就不值台湾朋友一哂?!



     第三,统一,不需要理由,不应设前提



      统一,

    不是头人祖坟冒青烟,
    不因诺贝尔有奖励,
    也不是为了“天王”“干将”扬名立万分权位。


     统一,

    缘自黄河,长江、
    缘自皮肤、血液,
    缘自孔子、孟子,
    缘自唐宗、宋祖,
    缘自释伽牟尼、基督耶稣、天地鬼神,
    缘自一切渴望平安、幸福的众生,缘自马老先生辈的在天之灵。


    统一,

    是中华民族近代屈辱的最终洗涤,
    是中国人几千年极端斗争血火史的快意落幕,
    是几百万内战英灵与冤魂早该享用迟到的牺牲,
    是49年翻江倒海上千万离散人儿的痛恨情愁根本的慰藉,
    是两岸忠贞不渝的“潜伏”者阳光生活的正常回归,
    是彻底拆除台独这祸国殃民的毒瘤,
    是实现全球华人的共同期盼,
    是中华民族复兴崛起荣耀的腾飞正式起航。


  统一,

    也许不过就是中国人到中国的地方不再需要审批和签证,
    不过就是大陆的学生与台湾人恋爱结婚不会“被退学”


   统一,当然不需要理由



  就绝大多数国人来看,富足、安定最具迫切性,统一、强盛最具全民性。

   民主,在两岸有不同的机缘、轨迹,条件,认识、关注程度,以及评判标准。

   怎么可以“台湾像大陆、大陆像台湾”才能够统一?

  怎么可以把一个国家内部部分政治派别、人物的觀點一时半会扯不清、搞不明且不断发展变化的东西替代、或优先于全民和平、统一的意愿?
  怎么可以把一方的“生活方式”强要求另一方、且凌驾于国家统一、民族复兴的神圣大目标之上。



    给统一设置“民主”前提,给这前提定下时间表战术系以攻为守、回避统一压力的虚晃一枪,效果想引发争论,目的在混淆是非实质是滞统、拒统,是在重蹈六十年、八十年前的极端斗争的覆辙,是在延误中华民族复兴的进程




      第四,两岸的差异通过“共和”化解或共存



    大自然没有一片相同的绿叶,人世间怎能只存在同一种思想、制度、与生活方式。
   差别产生竞争,比较显示优劣,多样性是世界的本质。
   多样性的东西共生、共和才是人类的方向和出路。



  统一,

    不是27年的“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
    是49年的“解放、收复、回归”;
    更不是现在台独诬称的“纳降,征服、并吞”;
      也不是一些人希望、一些人又担心的“一方独大、一岸为主、一制独存、整碗全端”。


     统一,
    是台湾、大陆,中国这两个政治面极端对立的结束、相容、共生、共和。
       兩岸四地加海外華人五方共襄盛舉、共建完全統一的的新中國、共享民族复兴大荣耀。


    在统一的进程中,相互变、是必然的,相互让、是必需的。
    永不改变”是僵化,“什么都对”是笑话,自己不变,只要人家万变是蠢话。
    两岸的对立、差异在共和中消除、化解、互补。
    两岸在和平比较中互变,在良性竞争中共进。

    大陆的民主
   当然也在这互变、共进之行列,
   只不过,
   它是统一进程自然之结果,而非统一行为之前提、分离状态之借口



    “先民主了再说”?




  莫成为隐独者进攻之矛、滞统者遮掩之盾、良善者迷魂之汤、主统却又怯懦无为者良心难安自慰与解脱之辞。



天人合一 09年12月答天涯网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探花

Rank: 4

积分
2209
主题
438
帖子
4387

环球五年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6-1-20 20:41:45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人合一在海峡中点,我不谈民主


附帖三:


    从明独解套,化隐独守独,用民主进攻,推百姓挡祸  
               
              —析童振源两岸是“中华民国”管辖境内、境外关系
  


  据中评社台北9月27日电(记者 邹丽泳)台湾政治大学特聘教授,曾担任过民进党主政时的“陆委会副主委的童振源昨日发表新书《台湾的中国战略》,倡议两岸关系定位应该是“中华民国宪法”下的“特殊关系”,但非国内关系,也就是“中华民国”管辖境内与境外之关系。笔者尚未阅读全文,根据上述新闻,试析如下。
  

      一, 从“急独”、“明独”解套的尝试
  
     相较于李登辉“两国论”、陈水扁“一边一国”、“台湾是主权独立国家”,蔡英文“相互承认主权”的主张,相较于急独势力称国民党统治为“外来政权”、视“中华民国”为选举偶用选后即扔之破履、“正名”、“制宪”“公投”“去中国化”的行为。童文有了一些新的尝试。

  第一,使用中华民国招牌与宪法定位两岸关系,从“台湾国”、“制宪”、“正名”“去中”上似有退却,与马英九们表述的“中华民国”有了联结。
  第二,使用较含混的“管辖境内与境外”一词,既有别于“国与国”表述,又与大陆与港澳“出入境”用语相呼应,使大陆难以反对。
  第三,提出了与陈水扁恶化两岸关系不同的“善意和解与平衡交往”的“和平”要素。 并对未来发展暗示了“统一”的选项,甚至具体提出了“两岸组成国际合作委员会,和平繁荣委员会,民主和平统一委员会的路线图。
  这些尝试,对于淡化民进党极端的形象。修正其激进的两岸政策,缓和两岸关系,当然是有利的。
   
   出现这种状况,具有历史的必然性。

    一是世界政经大格局使然,大陆强势崛起,台湾必须现实面对,无可回避;
    二是近几年两岸交流形成了强大的和平发展民意,谁也不敢公开违逆;
  三是陈水扁“做不到就是做不到”与谢长廷大差距败选,实际上宣布“急独”路线的破产。陷落在激进台独泥淖之中的民进党寻求从“急独”形象中解套、重新靠向“中间论述”势成必然。继蔡英文“和而不同、和而求同”含糊其辞的两岸论述之后,曾担任过民进党主政时的“陆委会副主委的童先生进一步明晰“求同”,或许反映出民进党未来两岸思考的走向,仍具有积极的意义。对其从陈水扁时代“回头”、“收敛”的动向,当然应当给予肯定。
  

   二, 化“隐独”、坚守实质台独的本质
  

   童先生的倡议没有跳出“台独”。

  其一,其“但非国内关系”一语即道破实质。两岸已经不是一国内的两岸、两区。尽管有港澳“出入境”对“境”字的诠释,但,既然“但非国内关系”,这“境”怕不会以一国内的区境、省境、乡境视之,而恐会是“国境”了。
  其二,其“平衡美中”的战略方向,实际上将两岸关系中上述的所谓“特殊关系”扔得一干二净。
  其三,其“中华民国(台湾)”的表达方式或可解读为:中华民国“等于(或就是)台湾,中华民国在台湾的阶段,中华民国内的台湾部分。都在将原中华民国缩小化,使之与“两岸同属一中”的“一中”,台当局“各自表述”的“一中”发生了形变。
  其四,其具体的“国家定位”,“人民:中华民国(台湾)国民为2,300万台湾人民”。主权:“中华民国”(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主权属于2,300万台湾人民所有”。使所有探索转回“台独”、“独台”的原点。
   
   童先生的倡议具有迷惑性。

  第一,不着一个独字,而基本指向独。
  第二,用“已经独”、“就是独”取代“将要独”、“进行独”;如此,维持现状也就成了维持独立,甚至将马当局都可以连结为同一阵营了。
  第三,举“中华民国”大招牌,可以区隔急独、示好蓝营、凝聚台人、也能忽悠大陆民众,然而,大中国早偸换成了偏安一隅的小朝廷。
  第四,其“领土:“中华民国”(台湾)的有效管辖领土为台澎金马,但是“中华民国”之“宪法”固有疆域包括大陆与蒙古,后两者为“中华民国”之管辖境外领土”。“政府:“中华民国”(台湾)政府是2,300万台湾人民选举授权,仅代表台湾人民,两岸政府互不隶属、互不管辖。“”在有效管辖“与“代表人民”的表述上,看似实事求是、合情合理、退后一步天地宽,

  其实,
  是在用“分治”证“分国”、引“分国”;
  是在以“管辖未有效”的单一因素否定自然、历史、文化、宪法、国际认可的“世界上只有一个”的同一个中国;
  是在行哀兵计、拖刀计,以承认大陆为国,诱、逼大陆承认台湾为国。大陆承认,即成事实两国;否认,即会伤心台民。反正,这种自我“小”化,与台湾无损,陷大陆两难,激台民义愤,民进党稳赚不赔。
   
     以上分析,可以认为,

  尽管童先生看到了台海大情势,希望两岸“和平与繁荣”,与过往民进党极端激进立场比较有了很大的善意表达,对两岸未来交流提出了一些具体的、甚至算很好的创意,
  但,
  只要背离“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的基本事实,
  缺失两岸该统、必统、终统的愿景、信心与主动,
  其终究还在“独”路上,只不过掩饰、幻化为缓独、隐独也。
  

      三, 以民主作攻防皆具的利器
   

   人类社会的发展千姿百态,由分散到聚合,由结巢群居到筑城为邦,由长老诸侯多如牛毛到现代国家不满二百,还在什么集团化、欧共体、一体化、全球化、联合国,和、合,怕才是主潮流。

  中华文明,分分合合、打打杀杀,人民为大、四海一家、天下归一,和谐大同,怕才是正理。
  近代百年,无论东西南北、男女老少、贩夫走卒、孙蒋毛邓,国家统一、社会祥和、人民富足、文明复兴、民族荣耀怕才是共同期盼。
  当今两岸,和则双赢、斗则皆伤,战必有毁,总不会有人希盼再来一次“大江大海”的折腾。
  两岸和平、国家统一、人民幸福,才是天道、自然、不需要证明、不该讲价钱的中国人的共理。

  有什么不共戴天仇恨非得分族裂国?

  有什么神圣的理由推拒和平统一?
  有什么利益大得过挑起台湾冲突造出的祸害?
  “台独”,其实没有理由、搬不上桌面。
   
     然而,人的劣根性和小聪明,总是让做错事、干傻事者寻找到借口、道具及自我解脱的安慰。于是,所谓“民主”成了台独、隐独、不统、滞统者攻守兼具的利器。

     童文的方法大致如下:

  一是守,高捧“民主是超越统独的台湾共识、高于统独的台湾利益、也是化解统独的唯一方法”后,设置“两岸关系(台湾“主权独立”)现状之改变必须获得台湾人民之同意“的拒统防线。
  二是攻,” 只要中国实施民主,两岸便可以组成民主和平统一委员会,商议两岸民主和平统一的内涵与方式“。似乎不动声色、轻而易举地、把分隔、未统、不统的原因和责任加诸于大陆。
   
    这种招式很是犀利、惑众。

  看似天经地义的”人民同意权“,足可煽起台湾拒统民粹。
  好像合情合理的“实施民主”,极易使大陆的“民主派”转移台海斗争的焦点。
  这种“以民主之名拒统”的方法与马“不统”几无别致,容易形成“不统”、“隐独”“明独”合流


  对此,大陆当局和同胞需要高度警惕。“隐独”及“民主、制度扯皮”或是台海间今后的主要对手、主要攻防。
  
     当然,这种“以民主之名拒统、隐独”,终究是虚招、烂招、荒谬之招。
  


   (一),两岸关系走向由两岸人民共同决定。
   
    走向统一,大陆人民会充分尊重台湾人民包括统一进程、内容、方式全方位上的意愿,并耐心听取不同的声音、等待落步的人群。

   走向分裂,不管趋独人众比例多高,情势多危,牺牲多大,大陆人民自当毫不犹豫、义无反顾、绝不妥协,行使全体中国人的民主权利。
  

     (二),民主不是“化解统独的唯一方法。
   
     统一与民主不同范畴。
     台海分隔,源于国共政争,民主问题不是成因。   
     台独产生,或有台民情感疏离因素,主要的怕还是政客鸡口牛后私心与皇民情怀,与大多数民众(主统与维持现状者)利益何涉?
     岛内统独对立,怕多为选举恶斗的异像,“恶质政争式民主”背后更多是私权恶欲。   
    台独,意味着战争、做不到就是做不到,鼓捣的民众越多,台海的危机越深,对台湾的伤害越重,怎么能够以民粹的方式升温、怎么能以民主为借口放任。
   
    统一的实质,就是历史或现实中的不同政治面冰释前嫌、归于和好、纳入法制、共竞双赢。

  实现统一的路径在于和风细雨、劝和、拉近、说拢,说不拢、不着急、冷一冷再来说,最终OK、两情相悦、皆大欢喜的政治共和,而非你是我非、拉多间少、脸红脖硬、恶骂相向、话不投机比拳头、数脑壳、一场俄罗斯轮盘赌决生死式的政治民主。
   
     以民主之名玩统独,既不要命,也不道德。


       (三),“只要大陆实现民主,就可商议统一的内涵与方式”,是碗迷魂汤  

 
       1,“民主”不是台海问题的本质成因
   
     尽管当年老毛以民主之旗讨蒋,蒋团队也确实专制、独裁、腐败而败退台湾,民主的和风在延安、在西北坡、在北京好象温度还高点。但内战、分隔、以及蒋经国的“三不”,问题好象不在谁民主的多寡,而在两大阵营或多或少都缺少“共和”:都太执着已方的成见,都迷信枪杆子的效力,都陷于非黑即白、汉贼不两立、你死我活的极端,都忽略了退后一步天地宽的常理,都难淡忘是非对错、名分的纠缠,都太多利益和权谋的考量。
         “先民主了再说统一”,是寻错了难统的病因。
   
      其要害在“大陆实现民主与“统一”挂钩。我拒统,是你不民主,是你民主不到位,是民主不像我。你民主制度改革,改乱了,我独占;改弱了,我独立;改强了,我说还不够。总之,一生不谈统、不统一,责任都是你大陆.
   
      2,两岸的“民主”、“制度”没有天壤的差距
   
      近代百年,中华民族奋斗复兴期也。两岸同源、支流有异,然一江春水向东流,方向未必不同、目的未必相异、现在正在趋同耳。
   
      诚如宋楚瑜所言:“经过60年的不断冲突和曲曲折折,最后两岸都走回同样一条路,那就是要照顾农工,以民为本,在经济上走向均富,在政治上走向廉能政治,在社会上追求公平正义,在世界上追求大同的理想,这不就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吗?”“两岸在走过曲曲折折、血雨腥风的60年,最后都在追求国家的富强、人民的安康、社会的和谐、政治的民主。共创两岸双赢,实现中华民族的再复兴,这是我们共同的目标和理想。”
   
     忽视两岸之大同、夸大两岸之小异,视草芥为巨舟,看闾里为胡越,拒同胞如寇仇,是小知当大知、今人仍抱残守缺之旧人也。
   
      况且,台湾的“民主”就十全十美么?
   
      多党竞争、官员直选,实在了公民的权利、增加了执政者的约束;新闻活跃、媒体发达、第四权到位,多元声音得以表达,极端的官员和和政党不便随心所欲;军、警、法与政党、政治、行政相分离,司法独立得到了尊重与大体上的遵守,公民与纪律部队的法制观念和作为比较成熟等等。这些都是大陆要学要赶的。
     
      但是,台湾的“优质民主”好象仍未摆脱中国旧政治党争恶习:“党同伐异、不问是非;成王败寇、不择手段;睚眦必报,不讲宽容;斩草除根、不留余地;唯我正确、不知反省;小利至上、不顾长远;你死我活;不死不休”。
   
      君不见,面对昭然已揭的滔天巨贪,民进党诸公面无羞色,宁可毁党也要死扛硬傲,嗜臭如香。这那里有是非黑白?
      君不见,陈水扁在两颗子弹声中弹冠相庆,吴敦义在绯闻录音后黯然退场,这就是天理公义?君不见,神圣的议会殿堂,耳光翻飞、臭鞋乱舞,成了泼妇悍夫的斗鸡场。难以理解,代表选民议事的地方,竟然因少数人霸占主席台而长期议不成事。这算尊重多数?   
      君不见,面对疫情、面对风灾、面对金融风暴,岛内朝野稍息过战火、曾有过协商,在共赴急难?   
      除了做秀、还是做秀;
      除了攻讦,只有攻讦;   
     除了反对,就剩反对。   
      如此“民主”,足以谋国、可能兴邦、是在为民?
     
     不成熟的直选,多造就媚俗化的政客、短视化的政策、“茶壶里的风波”,难敲响老成谋国、见微知著、雄才大略的黄钟。
     “旧党争恶习会将“民主”异化。   
     没有“共和精神”的“民主”,与过去几十年发动多数斗争少数有何差别?
     不尊重选票结果,不间断的阻断议会议事,和阶级斗争城里不行到山里打游击哪里有两样。
      不讲政治活动规则,动辄上街、堵路、把门,活捉、火烧、炮轰,大陆文革早已演练过。   
     台湾的朋友也不要太自傲、太自负、太自蔽了。
  

      大陆的制度就没有一点可取之处?
   
      一个党说了算,自上而下安官员,选举往往走过场,新闻管太严,司法欠独立,腐败较严重,潜规则多盛行等等。这都不令人满意、这都需要改革改进。
      台湾人不说,大陆人也心知肚明。   
       但是,大陆八十年来一以贯之的以人民特别是基层百姓为出发点,近三十年改革开放大政咬定青山不不动摇,汶川大地震表现出的举国体制、大国优势,应对沙斯、猪流感、金融风暴的立行立动,特别是对国家主权、民族尊严、和平统一、中华复兴崛起的坚决担当、坚持、守护和不懈奋斗,对台湾同胞、台湾当局的长期尊重、忍耐、等待、关爱。
      就不值台湾朋友一哂?  


    3,统一,不需要理由,不应设前提
   
     统一,
      不是头人祖坟冒青烟,   
      不因诺贝尔有奖励,
      也不是为了“天王”“干将”扬名立万分权位。  

     统一,
     缘自黄河,长江;  
     缘自皮肤、血液;
     缘自孔子、孟子;
     缘自唐宗、宋祖;
     缘自释伽牟尼、基督耶稣、天地鬼神;   
     缘自一切渴望平安、幸福的众生;
      缘自马老先生辈的在天之灵。  


     统一,
      是中华民族近代屈辱的最终洗涤。   
      是中国人几千年极端斗争血火史的快意落幕。
     是几百万内战英灵与冤魂早该享用迟到的牺牲。   
     是49年翻江倒海上千万离散人儿的痛恨情愁根本的慰藉。
     是两岸忠贞不渝的“潜伏”者阳光生活的正常回归。   
      是彻底拆除台独这祸国殃民的毒瘤。
     是实现全球华人的共同期盼。
     是中华民族复兴崛起荣耀的腾飞正式起航。
   
     也许,
     只不过就是中国人到中国的地方不再需要审批和签证。   
     只不过就是大陆的孩子到台湾求学不会被入另册。
     只不过就是两岸间有缘的少男少女少一些担忧与后顾。  

      统一,当然不需要理由。

      就绝大多数国人来看,富足、安定最具迫切性,统一、强盛最具全民性。   
      民主,在两岸有不同的机缘、轨迹,条件,认识、关注程度,以及评判标准。
   
      怎么可以“台湾像大陆、大陆像台湾”才能够统一?
      怎么可以把一个国家内部部分政治派别、人物的观点、一时半会扯不清、搞不明且不断发展变化的东西替代、或优先于全民和平、统一的意愿?   
      怎么可以把一方的“生活方式”强要求另一方、且凌驾于国家统一、民族复兴的神圣大目标之上。  

     给统一设置“民主”前提,给这前提定下时间表,战术系以攻为守、回避统一压力的虚晃一枪,效果想引发争论,目的在混淆是非,实质是滞统、拒统,是在重蹈六十年、八十年前的极端斗争的覆辙,是在延误中华民族复兴的进程。
  

     4,两岸的差异通过“共和”化解或共存
   
     大自然没有一片相同的绿叶,人世间怎能只存在同一种思想、制度、与生活方式。
     差别产生竞争,比较显示优劣,多样性是世界的本质。   
      多样性的东西共生、共和才是人类的方向和出路。   

     统一,
     不是27年的“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   
     不是49年的“解放、收复、回归”;
     更不是现在台独诬称的“纳降,征服、并吞”;   
     也不是一些人希望、一些人又担心的“一方独大、一岸为主、一制独存、整碗全端”。
   
     统一,
     是台湾、大陆,中国这两个政治面极端对立的结束、相容、共生、共和。   
     是兩岸四地加海外華人五方共襄盛舉、共建完全統一的的新中國、共享民族复兴大荣耀。   

     在统一的进程中,
     相互变、是必然的,相互让、是必需的。   
     永不改变”是僵化,“什么都对”是笑话,自己不变,只要人家万变是蠢话。   

     两岸的对立、差异在共和中消除、化解、互补。
     两岸在和平比较中互变,在良性竞争中共进。   
     大陆的民主,当然也在这互变、共进之行列。   
     只不过,它是统一进程自然之结果,而非统一行为之前提、分离状态之借口。

     简言之,“只要大陆先民主,就**”的论调,其实是:   
     隐独者进攻之矛、滞统者遮掩之盾、良善者迷魂之汤、懦弱统者开脱之词。
  

     四, 推百姓挡灾受难的结局
   
     总的看来,童先生《战略》尝试较淺,解套恐难。
     蹲在“主权独立的台湾”或“不包含大陆在内的中华民国”小圈子里,孵化出来的只可能是“独”蛋。
    不以中国人的身份,站台海之间,寻求不到“和”的真谛。
    玩独,是玩火,是想烧炸药库;不主动求统,被动受统、放任分离,仍是在等待灾祸、是不负责任。
    背离一个完整中国的现状表述与终极期许,些许”善意分外苍白,几无意义。
      当民主为化解统独的唯一方式,其意义或只在激大小民主体对抗。

     将“大陆实现民主与“统一”挂钩。
    其实际作用仅仅为:
    我拒统,是你不民主,是你民主不到位,是你民主不像我。
    你民主制度改革,
    改乱了,我独占;
    改弱了,我独立;
    改强了,我说还不够。
    总之,一生不谈统、不统一,责任都是你大陆。

   这样的探索不是想办法,

   而是在设障碍,
   是在推责任,
   是在全盘否定大陆的政治,朝大陆脸上扔拳头,
   大陆人会视其为中道、公允、善意、理性吗?
    很难吧!

      可怜!
     被赋给现在所有权、未来同意权的2300万的大多数。
     痛苦、灾难,总是他们的。

2011-1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探花

Rank: 4

积分
2209
主题
438
帖子
4387

环球五年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6-2-16 02:12: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两岸共和统一,正是当今最大民主

空心岁月先生好:
  
   首先申明,我不认为大陆的民主、制度及所谓中国特色就是十全十美,就可包打天下,就已成为金科玉律的模式
  我主张民主。包括台湾、包括大陆,都需要再民主、再进步。
  只不过,说民主,各自应该去天安门广场或中正纪念馆。
  我反对的是在海峡中点民主,反对先民主了再说统一
  
  台海问题的实质是什么?  
  当年分隔,成因党争
   当今不统,僵在党利
   与民主何干?
   我长期担心、反对、揭露的是以民主、制度之名不统、拒统、滞统、甚至于隐独、渐独
  
  人之初,性本善。人类在没有民主、人权、自由这些词的时候,似乎就有了和、有了合、有了政治共和。  
  结束六十年海峡隔绝的惨剧,了却近一百年血火党争的人祸,终结几百年贫弱落后的屈辱,开启不同政治面共生、共和、共荣的万世太平,这正是中国人、全球华人的最大期盼。
   实现这期盼,不正是最大民主?
   台湾有人坚持不统,拖着十多亿人有生之年看不到统一,甚至背叛绝大多数中国人求统的民意, 滞统纵独,这不叫什么民主、这只是在装进步?
  先生细细体味一下吧
2011-5-25复炎黄论坛网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探花

Rank: 4

积分
2209
主题
438
帖子
4387

环球五年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6-2-16 02:21: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两岸共和统一,正是当今最大民主

空心岁月先生好:
  
   首先申明,我不认为大陆的民主、制度及所谓“中国特色”就是十全十美,就可包打天下,就已成为金科玉律的“模式”。
  我主张民主。包括台湾、包括大陆,都需要再民主、再进步。
  只不过,说民主,各自应该去天安门广场或中正纪念馆。
  我反对的是在海峡中点“扯”民主,反对“先民主了再说统一
  
  台海问题的实质是什么?  
  当年分隔,成因党争
   当今不统,僵在党利
   与民主何干?
   我长期担心、反对、揭露的是“以民主、制度之名不统、拒统、滞统、甚至于隐独、渐独
  
  人之初,性本善。人类在没有民主、人权、自由这些词的时候,似乎就有了和、有了合、有了政治共和。  
  结束六十年海峡隔绝的惨剧,了却近一百年血火党争的人祸,终结几百年贫弱落后的屈辱,开启不同政治面共生、共和、共荣的万世太平,这正是中国人、全球华人的最大期盼。
  实现这期盼,不正是最大民主?
  台湾有人坚持“不统”,拖着十多亿人“有生之年看不到统一”,甚至背叛绝大多数中国人求统的民意, 滞统纵独,这不叫什么民主、这只是在装进步?
  先生细细体味一下吧

2011-5-25复炎黄论坛网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探花

Rank: 4

积分
2209
主题
438
帖子
4387

环球五年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7-3-16 00:18:21 | 显示全部楼层
台海问题的实质是什么?  
  当年分隔,成因党争。
   当今不统,僵在党利。
   与民主何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表新帖 快速回复 分享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