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查看: 32148|回复: 1

[环球报摘] 陈中华:善待参战老兵退伍军人,是国家安全的根本保证

[复制链接]

进士

Rank: 3Rank: 3

积分
700
主题
1040
帖子
1374
QQ
发表于 2017-2-25 10:28: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陈中华:善待参战老兵退伍军人,是国家安全的根本保证

国家领土、民众生命、党的政权,有了军人才能得到保护。善待退伍军人参战老兵,是国家安全的根本保障。打起战来,退伍军人其实比现役军人更有战斗力和经验。随着我国军事改革,有大批军人退出现役重返社会,还有曾经参战的伤残和退伍老兵,多给退役军人和参战老兵一些关爱,让他们活得更有尊严、更好地融入社会,对于消除现役官兵后顾之忧、凝聚军心士气、建设强大国防具有重要作用。目前,虽然国家制定了退伍军人和参战老兵优抚政策,但有不少地区拒不执行国家政策,许多伤残和退伍老兵生活困难,应该引起各方面的高度重视。


一个民族最大的悲哀是军队的无能和腐败,将士为了国家出生入死,保卫了国家的和平与安宁,而自己则享受不到应有的待遇和尊重,这无论如何是违背良心和道德的事情。受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指示,对外来侵略和挑衅奋起还击的参战老兵。在战场上把生死置之度外,为国驱敌,受到党和人民的高度评价,是新一代最可爱的人。决不能使新一代最可爱的人成为弱势群体,更不能成为维稳对象。参战老兵是战争的胜利者,胜利者享受不到胜利的成果,天理难容!


强军不外乎两点,一是增强软实力;二是增强硬实力。那么善待老兵,就是增强软实力。这些成千上万的退伍军人,是我国重要的国防辅助力量。一旦发生战争,或者发生重大自然灾害,现役兵力不足时,这些历年的退役军人自然是重要的后备兵源。我们必须象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他们,象尊重我们现役的子弟兵一样,尊重这些曾经为祖国奉献了青春和热血的退伍兵。如果我们不尊重昨天的退役兵,不善待昨天的退伍军人的话,怎么可以让今天的现役兵卖力打仗?怎么可以让现役兵心甘情愿地为国出力、无私奉献?


为了国家利益,中国不可能永远没有战争,政府做好拥军优属工作对提高未来战争中的战斗力意义重大。各级政府只有把退役军人当作功臣来对待,才会带着感情去推动政策的落实和经费的保障;同时,退役军人经过部队的严格教育和训练,是党和国家的宝贵财富、社会的有用之才。只有认识到了这一点,才会自觉为退役军人搭台子、留位置,让他们唱主角、显身手,推动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实现“双赢”。


近日,来自河南的转业军人老赵告诉《联合早报》,志愿兵退役后本来应该被安排工作,但是他们的编制却被地方政府倒卖,结果落得没有地、没有房、没有工作的下场。他们选择到中纪委外示威,是为了抗议地方政府的腐败。网上流传的视频和照片显示,路面上还有小雪的前天早晨,数百名身穿绿色或蓝色迷彩军装的示威者在中纪委大楼外整齐排列。有人拉着写上“安徽”“江苏”等地名的横幅,有人组织其他人喊“拥护党中央”“拥护习主席”的口号,或唱“团结就是力量”。


来自河南的转业军人老赵告诉《联合早报》,前天参与上访、来自中国各地的“近万名”退伍志愿兵,从上午7时至下午四五时站在中纪委大楼外,间中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来见了他们。他说:“我们本来希望能把诉求提交给至少副部级的人,结果不成功,傍晚就被送到久敬庄上访接待中心,之后大家分头回老家。”他也说,昨早约十人到北京民政部外请愿,但由于人数少,很快就被公安驱赶了。


志愿兵是指当完义务兵后自愿与部队签订劳动合同,继续在部队服役并享有工资等待遇的职业军人。根据1978年国务院办公厅发的文件,志愿兵退役后若因年老体弱、生产、生活有困难,当地政府应协助解决。老赵说,志愿兵退役后本来应该被安排工作,但是他们的编制却被地方政府倒卖,结果落得没有地、没有房、没有工作的下场。他们选择到中纪委外示威,是为了抗议地方政府的腐败。


他说:“我们当年从农村兵转为志愿兵时,放弃了农村的宅基地和田地,换成了城镇户口。本来以为可以靠城镇户口在转业时找到好的工作,哪里知道经济改革导致国企倒闭,很多人没了工作。”从军十多年、目前失业的他说:“没有人管我们。“我们相信随着改革的进一步推进和经济的发展,各种社会保障机制不断健全,相关政策完善落实,退役人员暂时的生活困难会得到改善。”


这不是退伍转业军人第一次到北京上访了。去年5月11日中纪委和10月11中央军委也有参战老兵和退伍军人上访。政府对參战老兵和退伍军人上访,不象对待普通民众上访一样,而是采取极大克制和容忍的态度。这是因为他们是有功之臣,社会上广泛对他们有尊敬的特别情感,体制内也有曾经的战友、如今身处高位的官员同情他们的情况。况且这些人的诉求非常明显,是为了个人的经济利益,与政治无关,不会危及政权。政府以疏导而不是高压手段处理军人上访,结果并没有发生社会混乱。希望这能起到示范效应,政府以后在处理其他访民时也可以应该这么做。


当然,退伍军人也应有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决不能向国家要特权,去年,有数百名退伍军人被有些别有用心的人鼓动非法聚集,要求更好的就业待遇和经济补偿,被一些外国媒体恶意炒作,给我们国家的形象造成严重的不良影响。退伍军人以示威性聚集方式表达不满肯定是不好的,也是违法的,除了对社会秩序的一般性干扰,退伍军人这样做还容易引起误读,被不怀好意的内外力量加以利用。中国之大,各领域的治理都有自己的难度,让所有人满意是根本做不到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对广大退役人员的生活“非常关心”,对解决他们的生活困难也“高度重视”,并已出台了一系列举措,地方各级党委和政府也做了大量工作,提高退役人员的优惠和待遇。国家也设计了表达意见和不满的渠道,但还是会有人走上街头,希望通过突破体制性渠道的聚集活动施加压力,促进自己获得国家政策规定的利益,这和中央政令不畅及有些地方政府维稳不维权有直接的关系。


没有稳定的社会政治环境,一切改革发展都无从谈起,再好的规划和方案都难以实现,已经取得的成果也会失去;维护社会大局稳定是政法工作的基本任务;要处理好维稳和维权的关系,把群众合理合法的利益诉求解决好,人心才能安定,社会也才能稳定。我认为;维权是维稳的基础,维稳的实质是维权,单纯维稳,不解决具体的利益问题,是治标不治本,只能是“按下葫芦浮起瓢”,久而久之还会陷入“越维越不稳”的怪圈。维稳与维权,两者是相辅相成的关系。


我国现阶段信访制度要求群众不能越级上访,上面只要求让信访群众回原籍解决问题。却没有订立如果信访群众信访到北京,应该怎样问责地方信访局和涉访单位。再加上自改革开放以来,为了发展经济,忽略了党风廉政建设,官僚主义思想的回归本位,地方官及各级政府职能部门,又团结在一起,玩起过去封建官府衙门的把戏,只注重官和给官们利益的人的利益而普通百姓在他们眼里,已经不过草芥蚂蚁,根本不放在心上了。信访作为人民诉求公平的一个平台,本应该大力发挥为党解忧、为民解忧的职责,可眼下的信访制度存在的漏洞,却让信访成了拒人民与千里之外,保护官商利益的平台。


国家设立信访局,原本是为了更好更快的解决信访群众的信访问题,彰显执政党一心爱民、为民的本质。可是现实生活中,各地各级信访部门却成了为地方政府各级智能部门,通风报信,遮风挡雨的挡箭牌。信访群众无论找哪个部门解决信访问题,首先要通过信访局,结果信访局把信访群众的信访问题,一旦报告各个政府部门,相关涉案政府部门领导一听群众要反映他们部门的事情,马上做好了各项准备,不是领导不在,就是这些事不归他们管,把群众踢皮球一样提出了政府门外。等群众下次再来,不属于他们职权范围内的,不涉及他们核心利益的,他们早做好了应对准备,把群众指使到相关部门去解决,或利用群众不懂政策哄、骗、打、压,来个“葫芦僧智断葫芦案”,逼老百姓就范了事。实在不好糊弄难以对付的,马上联合公安机构,以闹访、缠访、扰乱公共秩序为由,进行拘留判。拘留上几次,许多百姓只好忍气吞声,不敢再访不了了之。还有敢不服气,非要民告官,讨个公道的,乘机联合法院,伺机罗织罪名,给你判上个几年,让你有冤无处申!


维稳不稳权,虽然在人力、物力、财力投入上逐年增多,但一些地方维稳压力仍然越来越大。面对压力,个别地方相关部门不惜借维稳之名打压上访者、干扰司法、违法行政等,一不小心就掉入“越维越不稳”的怪圈,不仅使当地政府的威信受到损害,更是延误了地方发展。“维稳”渐成一些地方政府和相关部门的最大“烦恼”之一。


目前的信访制度:人民遇到当地政法机关官员的违纪犯法和欺压,得不到当地政法机关公平公正的解决后,只能到上级政法机关上访,但上级政法机关往往是官僚懒政,不直接去查处,都是转回当地政法机关,由当地政法部机关自己查处自已的违纪犯法行为,人民的问题就不可能得到公平公正解决的。这就是官员懒政不为造成人民状告无门后,导致一些人报复社会滥杀无辜。


现在中国的国家信访局不但当了中转局,还放任各地政法官员在国家信访局门口非法抓捕上访人,看似是维持秩序,实则是给民告官等设置了不可逾越的障碍,这样的信访制度,中央无形中变成了违纪犯法分子的保护伞,致使违纪犯法分子有恃无恐,怪不得有些地方官员对上访人说,你别说告到中央,你告到联合国去我也不怕,最后还得转回来当地来由我查处。中共中央国务院应该认识到,这就是相信党中央国务院的人民为什么来京上访的原因,如果党中央国务院不直派人查处,在地方上根本得不到解决的。如果党中央国务院转回地方,在地方还是得不到解决,那后果就严重了,这也就是爆发社会泄愤事件和对党和政府不满的真正原因。


从这些年的社会泄愤事件中看,泄愤凶手不是当场死亡就是就被判判死刑,却从不见导致案件发生的地方政府部门被追究执政不为不公之责任的。我认为;凡事必有因,凡病必有根,治病一定要找到病根!必须从根子上入手,不然就会陷入“头痛医头,脚疼医脚”的循环怪圈,不能真正解决问题!如果治病不找病因,就是病治好了也还会复发的。例如常见的肠胃病,大多都是饮食生活习惯的原因,若医生找出肠胃病是不良的饮食生活习惯引起的,治好后开导病人不要乱吃东西和按时吃饭肠胃病就永远好了。如果医生治病不找原因,患者病好后还乱吃东西和不按时吃饭肠胃病很快就复发了,以往发生报复社会的案件原因都是凶手遭遇不公后状告无门而引发的,如果地方政府能勤政廉洁秉公执政,上级部门不官僚,在遭遇不公人的事情能得到解决,或有冤屈有处诉有处申时,报复社会滥杀无辜的案件就不可能发生的。


中央高层应密切联系群众,畅通民意诉求渠道,要直接查处,决不能犯官僚当中转站,人手不够可以招聘,起初工作量会大些,过段时间就会少了,只要中央直接查处,各地就不敢做不公正的事。各地不敢做不公正的事,就不会产生访民。维稳必先维权,维权方能维稳。以触犯国家法律、侵害公民权利为代价,靠黑监狱、黑保安、黑打手等黑恶势力来维护的所谓“稳定”,不过是在营造幻象,这才是和谐稳定的真正敌人。在重视社会管理创新、尊重公民权利的今天,一切类似“黑监狱”的黑暗角落,不仅为首都所不容——中国的任何一个地方都不能容。


要形成; 中央--百姓信息互动,两头监管地方执政是解决党建,腐败,官僚,政令不畅,纯洁干部队伍,增强公信,提高凝聚力,消除群体事件,干群对立,确保和谐社会的“法宝”。中央--百姓信息互动,两头监管地方执政的实施,形成了中央政策--地方落实--百姓信息回馈--中央得知实情的良性,有序,健康,高效的国家环形监管互动机制。彻底根除了:中央--灯下黑,鞭长莫及,政策落实变味而无奈的局面,地方--诸侯一方,我的地盘我做主,天高皇帝远,爱怎么的就怎么的,百姓--为国家建言献策,反映问题,监督举报无处诉说的现状。根除了最低层百姓为国建言献策监督举报反映问题无处诉说的现状,疏通了百姓对政府的不信任和怨气,把群体性事件化于无形,使无视党纪国法有损共产党形象之流彻底失去了为所欲为土壤。


得民心者得天下,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中共中央一定要知道谁伤害老百姓就等于伤害党自己的道理。对打压上访的政法人员必须严惩不贷。另外,目前的信访制度对中央自身也很不利的,中央领导人若看不到听不到人民的状况与一个眼瞎耳聋的人无异,下面人干什么都不知道,就有被架空的危险。现在的中国国家信访局不但当了中转局,还放任各地政法官员在中国国家信访局门口非法抓捕上访人,你说老百姓到何处说理?在这样的情况,社会的自卫不可避免。这种情形持续久了,很容易引起社会的暴力反抗。再者,这种暴力往往是自发的尤其是在被迫之下的自发,所以也往往是不可预期的和不可控的。 政府应该把大量的维稳的人财投入到为老百姓维权上,化解社会矛盾,国家才能稳定发展,人民才能幸福生活,党的政权才能长久不衰。


现在中国最严重的问题就是;政令不畅,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地方不执行中央的方针政策,使中央的决策得不到实行,解决不了这个根本问题,中央的方针政策再好也是没用的。全国政协委员杨志福曾当面向总理温家宝念出了一段近些年流传的民间顺口溜──“村骗乡、乡骗县、一直骗到国务院。国务院下文件,一层一层往下念,念完文件进饭店,文件根本不兑现。”他认为,夸张的顺口溜反映的虽然不是主流,但问题也的确在一些地方和部门存在。


2015年4月15日,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严斥一些部委和地方文件运转流程繁冗、拖沓,亟需进一步简化流程,加快简政放权进程。“部长们参加的国务院常务会已经讨论通过的一些政策,现在却还‘卡’在那儿,让几个处长来‘把关’,这不在程序上完全颠倒了吗?”“这不是耽误时间吗?”总理说,我们出台的许多政策,中央和各部门已经研究了很长时间,经过详细测算,并制定了非常具体的执行方案,但却常常因为繁冗、拖沓的所谓“会签”,让一些好政策“迟迟落不了地“中央研究了一年多,拿出政策,结果各种手续再走上一年。


我认为;解决中央政令不畅问题,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让习近平集权,防止群龙无首各行其是。中共中央应该设立主席职务,让习近平担任党国主席和中国的全国人大委员长,让他拥有立法权及有监督一府二院的执政执法权。使中国的最高权力真正归属全国人大,名符其实名正言顺,依照宪法统治中国。


中国决不能再搞集体领导了,集体领导往往给人认为反正什么都是集体决定的,无所谓,出了事互相推诿,无人负责,无法追究责任,集体领导还导致政权无权威,造成政令不畅。 中国有些留洋的知识分子之知与行均不着边际,他们总是走极端,要打倒了君主,想搞西式民主,搞到最后就变成了无主。心中无主,国中就无主,一个主权领土完整却无主,民主的路径其实就在君主制之中。无论是国君作主,还是君子作主,一定要有个主子。剩下的事情,不过是让这个主子不要脱离民意束缚。毛泽东知道这个道理,所以搞了一点个人崇拜。邓小平也知道这个道理,于是树立了一个核心。集权未必就不好,中国之大,必须要有一个大权独揽的国家领导人,中国的领导人要集权才有权威,有了权威才能使令出中南海。


中国应该实行党主民主的政治制度,由党领导人民举选官立法。党主民主的政治制度,中共中央需要一位主席,集体领导会导致权威的流失,从而也是中央政府权威的流失。中国现在的情况在很多方面体现出传统的“统而不治”的特点,包括中央和地方之间、国家和社会之间、政府和人民之间等等。“统而不治”必然会导致危机的。集体领导体制下会导致的集体不负责任的结果,同一层级的领导人互相制约,自己不做事情,也不让他人做事情,结果是谁也做不了事情,谁也不负责任。


任何制度都可能产生官员懒政和官员腐败,但是一个好的制度能控制官员懒政和官员腐败,而一个坏的制度则助长官员懒政与官员腐败。我们之所以要实行民主政治制度,是因为民主政治制度是迄今为止人类社会最体现对官员权利最有约束力、最能遏制官员懒政腐败的体制。当前;有些党内人士一提民主政治就害怕失去政权,其实正是实行民主政治才能使党的政权长久的,得民心者得天下,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听人民的话按人民的意办事,岂能不得民心。民主也是多元的,各个国家都可以根据自己的国情选择相应的民主模式。君主立宪、党主立宪、一党独大、两党轮流、多党竞争等,都是维护和实现民主标准的有效手段。但其标准或核心价值则是单一的:按照平等和少数服从多数原则来共同管理国家事务的国家制度。对公共事务实行公开讨论决定、公开对话和公开争论的原则。在这个原则之下,中国可以根据自己的国情选择相应的民主模式,实行党主民主的政治制度。党主民主的政治制度就是全国人大委员长由中共中央主席担任,领导人民选官立法,


党中央不要去干吃力不讨好的事,管的事很多,从部委省市一直管到县镇乡村,很累也管不过来,出了贪官汅吏还受民怨。现在大多数地方官完全就是欺下瞒上的土皇帝,官僚腐败欺压百姓,中央想管无力,百姓状告无门,是极易官逼民反的。地方官完全可以由党领导当地人民举选管理,中央要集权,把地方权力分开,中央把执政权撑握好,把地方行政权交给党和其它的各党派及无党派有序去竞争,地方官由党领导人民举选,中共不会失去执政权的。省市县区乡镇的行政司法候选官员可以由党和其它的各党派及无党派组成去竞选。这样做与党政分开一样,官员干好了是中共的功劳,干不好了与中共无关,因是人民自已选的,人民不会怨中共的,人民不怨中共,中共就能长期执政。众所周知,一个人的命运决定权在谁手里他必定要为谁服务,官员也是一样,是由人民选举的官员必然会全心全意不贪不懒地为人民服务,道理很简单,你不为命运决定者服务,你的命运就得重新选择。这样一来,官员自然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了,也就不存在人民对党不满了,人民对党没有不满了,中共就能长期执政,这样对国家和人民及共产党都有好处。


中国国际政法研究院院长陈中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贴内热文推荐

进士

Rank: 3Rank: 3

积分
700
主题
1040
帖子
1374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3-1 07:11: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表新帖 快速回复 分享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