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查看: 35440|回复: 0

[环球报摘] 从曾特首和七警获刑看殖民地毒瘤香港的丑陋!

[复制链接]

进士

Rank: 3Rank: 3

积分
879
主题
566
帖子
1754
发表于 2017-2-25 12:24: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曾特首和七警获刑看殖民地毒瘤香港的丑陋!

从七警入刑看香港的殖民地后遗症的癫狂​

作者:王诚

•时间:2017-02-24 10:39

香港虽然已经回归20年了,但是香港仍然遍地是黄皮白心的中国人,从撤资大陆,投资英国,损失惨重的华人首富李嘉诚,到谩骂大陆游客是蝗虫的香港普通居民。所以,不管是七警入刑还是曾特首入狱,归根到底不过是香港殖民地后遗症的爆发罢了。

最近香港七位严惩占中暴徒的警察获刑两年的消息,惊呆了大陆民众。而另一个更重要的消息却没有见到公号讨论,那就是著名的97年金融战英雄、前香港特首曾荫权也被判刑20个月。我也是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如果说曾荫权是因为贪污多少亿,受贿了多少亿的大罪,被判刑,确实情有可原。但是曾荫权只不过是跟一些富商朋友宴饮,坐了他们的私人飞机和游艇,就获刑了。我想,那些拉特首同志下水坐游艇和飞机的富商是不是也应该一同入刑?这种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戏码在古代曾经千百次的上演,但是为何到了今天还仍然存在,而且还在号称法制健全,世界一流的香港?在我看来,这些都不过是香港殖民地后遗症的集中爆发。


一、七警入刑为哪般?

2014年的香港占中事件,我们本以为已经结束,但是没想到又演出了一场新戏码,从街头革命演变成了司法斗争。如果说,“占中”事件只是西方自冷战以后,演烂了的颜色革命的烂片,是花钱雇佣街头流氓和涉世未深的大学生、知识分子,诱骗不明真相的群众闹事儿,还隔了一块遮羞布的话,那么这一次司法审判,则直接将幕后主使从幕后,推向了前台,也让我们看清楚了占中事件的真相。

香港七名警员被控在2014年“占中事件”清场期间,因遭遇暴力袭击和侮辱,愤而殴打非法集会示威者曾健超。案子拖了两三年,香港区域法院于今年2月14日裁定七名警察袭击致原告造成身体伤害罪名成立。2月17日,香港区域法院做出正式判决,七名警察被判处入狱两年,且不得缓刑和保释,并同处解除公职。这将意味着七名警察不但丢掉饭碗,还将失去作为公务人员的社保、养老金等一切社会福利。



而且这七名警察并不全是普通的警察,其中包括了总警督黄祖成,高级督察刘卓毅、侦缉警长白荣斌,警员刘兴沛,侦缉警员陈少丹、关嘉豪、黄伟豪。庭审法官杜大卫对此辨称,当日示威者被捕后应被带上旅游巴士,但被告们则将曾带到添马公园变电站袭击他。杜大法官强调,警员有责任防止任何人犯罪,包括警员犯罪,黄祖成、刘卓毅两人作为现场较高级警官,旁观未有阻止,是意图及实际鼓励支持对曾健超施以非法暴力。杜大法官还指出,公众信任警员维护法纪,故有必要判刑遏制警察犯罪,且此事件被国际媒体报道,亦影响香港国际声誉。而且曾健超虽然犯法,但实际上已经为他的行为负责,警察即使被袭击也不构成殴打曾健超的理由。杜大法官的说法看起来非常高大上,义正辞严。也许如果有人在法庭上,众目逵逵之下,往杜大法官头上倒几桶屎尿,他也能够面不改色,继续判案子,而不追究袭击者吧。

那我们来看一下,非法集会、暴力袭警的曾健超负了什么责,受了什么处罚。曾健超因为在参与占中非法集会期间,多次向香港警察拨洒尿液等污物,并煽动防碍警察执行公务以及拒捕等罪名成立,于去年5月被判监禁5周。但是因为刑期较短,获准保释并等候上诉。而上诉的结果则是判罚社会服务一个月,也就是做一个月的义工。这就是杜大法官所谓的负了责任,受了惩罚。那么反过来我们是不是可以理解,警察制伏拒捕的暴力袭警者,本身也是一种责任?但是最有意思的是,总警督黄祖成的辩护律师、资深大律师骆应淦则表示会考虑上诉,并将与其它被告的律师商讨是否上诉事宜。但同时又表示两年刑期并非明显过重,并透露曾希望保释。这是什么话?还是资深大律师,无非就是我已经尽力了,争取到了两年刑期的宽大处罚,我不知道这种拿了原告的律师费,却又吃里扒外的人是如何做到资深大律师的。




审判七名警察的外籍法官杜大卫

我想作为大律师,他应该知道国际上的相关判例。我们可以对照一下国际类似案例,就在昨天,以色列警察枪杀巴勒斯坦示威群众,而且是在这名群众被制伏,丧失反抗和行动能力以后。这明显已经算是故意杀人或蓄意谋杀,但是以色列法庭只判了18个月,就这样,以色列民众还觉得判重了,应该予以免刑或减刑。如果当时七名香港警察不是殴打制伏,而是枪杀了曾健超,估计恐怕被闹翻天,直接判处谋杀罪成立吧。警察是人民的守护神,社会秩序的维护者,法治社会的基石,去年的非法“占中”事件,警察在清场过程中的处理,已经非常克制,功不可没,可圈可点。尽到了作为警察的社会责任,而且我们还要看到,在那么大的群众事件中,仅仅发生了这么一点小插曲,这本身就证明了香港警察的素质很高。

我们看早几年美国占领华尔街事件爆发后,美国警察驱散示威群众时,可没有香港警察这么文明,众多的示威者被打得头破血流,但是事后没有一个警察被判有罪的。再追溯到1932年,美国爆了历史上有名的退役老兵进军华盛顿事件,数万名一战期间的退伍老兵及其家属,为了获得政府承诺的补偿金,聚集在华盛顿。最后的结果是,麦克阿瑟和艾森豪威尔两位将军动用了坦克、装甲车来驱散老兵,发射催泪瓦斯,纵火焚毁示威者营地等暴力镇压行动,导致死伤无数。结果没有一名军人或警察受到法律审判的。两位将军反而一举成名,后来成为美国二战中的英雄,艾森豪威尔后来还当了总统。



香港民众撑警集会

2014年的占中事件,如果没有香港警察的严格执法,临危不惧,临乱不暴。那么占中事件就会演变成打砸抢的爆力事件。现在我们对这起事件进行司法清算,没想到受审判的却是严格执法的警察,而不是占中事件的暴徒及其幕后指使者。就算是一般社会里,存在着执法权与司法权的冲突,但是也没有这么离谱的。这不是一起司法审判,这是一起政治审判,是前殖民者对被殖民者的审判,甚至不惜动摇法治社会的政治基础。原因很简单,为什么那年的占中事件会失败,就是因为警察秉公执法,太给力了。所以幕后主使者要通过这个审判,打掉香港的正义力量,下一次“占中”或颜色革命就能轻易达到目的了。


二、曾荫权为何获刑20个月?

与香港七名警察获刑掀起的轩然大波相比,还有另外一起并不那么引起媒体关注,然而性质更加恶劣的审判。那就是香港前特首曾荫权因为“行为失当”被判刑20个月,这位72岁的老人,曾经在97年反击国际金融大鳄的金融战中,捍卫了香港的繁荣,在中央政府的强力支持下击败纵横东南亚的国际投机资本,此役为港府直接盈利近800亿港币,间接收益无法统计。香港的自由繁荣和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离不开那一次金融战争的胜利,而曾荫权作为金融战的统帅,无疑为香港人民立下了汗马功劳。



曾荫权于1944年10月出生在香港,1965年毕业于香港华仁书院预科,1981年获得美国哈佛大学公共行政硕士学位。1967年加入港英政府,先后出任多个重要职位,工作范围主要涉及财政、贸易等领域。1997年香港回归以后,于7月1日出任首任香港特别行政区财政司司长,期间领导香港当局打赢金融战。2001年5月转任政务司司长,2005年3月,依香港基本法规定,以政务司司长身份出任署理香港特区行政长官,2005年6月,在香港特区第二任行政长官补选中当选,并获得国务际任命,任期至2007年6月30日。2007年3月25日,曾荫权在香港特区第三任行政长官选举中当选,任期至2012年6月30日。在此期间,曾荫权曾获得香港中文大学和香港理工大学名誉博士学位,香港特区大紫荆勋章。曾荫权夫人曾鲍笑薇,育有二子。就是这样一位为香港服务了一辈子,并立下了汗马功劳的前特首却在72岁之际被判入狱,可谓是晚景凄凉。

曾荫权被控涉嫌三项指控,其中两项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一项《防止贿赂条例》中的“行政长官接受利益罪”。昨日审判的是行政长官接受利益罪,罪名是曾荫权作为行政长官及行政会议主席,于2010年1月1日至2012年6月30日期间,无合理辩解而接受利益,即得到深圳福田东海花园的三联式住宅物业的整修及装修工程,以作为授予“雄涛广播有限公司”(后来改名为“香港数码广播有限公司”)的数码声音广播服务牌照,以及批准雄涛在2010年向商务及经济发展局交还AM电台牌照,批准由李国章担任雄涛公司董事兼主席的申请之报酬。



另两项行为不当罪,其一是指,曾荫权于2010年11月2日至2012年6月30日期间,批准雄涛的声音广播牌照申请;为交还用于提供调幅(AM)电台服务的声音广播牌照而提交的申请;以及准许李国章以该公司身份对香港数码广播有限公司作出控制,曾荫权未有向行会会议申报或披露,或向行政会议隐瞒他与雄涛主要股东黄楚标就该深圳物业进行的事务往来及商议。

其二是指曾荫权于2010年12月1日至2011年7月底期间,即建筑师何周礼替该深圳物业进行室内设计工程时,建议提名何授勋,隐瞒时任行政长官办公室常任秘书长、发展局及授勋及非官守太平绅士遴选委员会披露,何获受聘在该深圳进行室内设计工程;进行该室内设计工程是令曾荫权受惠,而工程费用由东海联合(集团)有限公司支付;曾荫权拥有该物业的利益,而该物业是曾荫权与黄楚标之间事务往来及商议的事项,以及利用授勋及嘉奖制度以回馈何进行该设计工程。

法院的条文看起来特别让人纠结,死脑细胞。这事儿其实挺简单的,有点像大陆官场的“五十九现象”,曾荫权老了,要退休了,快70了,也算是超齡服役了,想给自己弄套房子养老,而且还不是在香港,而是在深圳,而且即使是深圳也买不起只是租,每个月租金六万元,由曾荫权的太太曾鲍笑薇以市价租下。但是被查出存在利益输送,包括给开发商黄楚标的雄涛公司颁发牌照,给建筑师何周礼建议授勋,而何恰好是曾荫权东海花园豪宅的设计师。反正就是瓜田李下,说不清楚的事儿。实际受贿金额则无法查实,是啊,人家六万元市场价租套,哪里有什么受贿呢。说白了,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我们来对比一下,英国女王挪用皇家海军军费举办盛大气派的生日宴会,结果获刑了没有?没有,有谁敢起诉,敢审判英国女王呢。克林顿跟实习生莱温斯基在白宫偷情,爆出拉链门事件,证据确凿,全世界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结果获刑了没有?没有,难道美国不爱惜自己的声誉吗?而在去年的选举中,希拉里爆出邮件门事件,仅仅是攻打利比亚卡扎菲时,有一项受贿就是2500万美元,只是一项,特朗普竞选时口口声声要把希拉里送进监狱,结果希拉里被判刑了没有?不但没有,特朗普就职典礼上还对他表示崇高敬意和感谢。

政治人物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并非是机器,只服务不生活。作为一位为港府服务了45年的前特首,作为领导香港金融当局打赢了金融战,赚取了近800亿港币,并捍卫了香港自由金融港地位和繁荣的曾荫权,想要的真不多。不是在香港买一套豪宅,也不是在深圳买一套豪宅,只是在深圳租一套豪宅。我们想想香港的富翁随便泡个女明星,包个二奶,一出手哪止这个数?就因为这么一件芝麻大点的事儿,以72岁的高龄,被捕入狱,受刑两年,还有两项没有判,弄不好这辈子就只能住牢房了。

我们不禁要问,这真的只是反腐败吗?我倒是觉得腐败的恰好不是曾荫权,腐败的是整个香港社会。你们香港人让这么一位为香港服务了一辈子,立下汗马功劳的前特首,只为了租套房子,以72岁高龄受审入狱。这很合理吗?香港富豪如云,豪宅遍地,人家特首买不起,租不起,还躲不起,跑到深圳租套房子,都要被捕回去坐牢,有这样反腐败的吗?如果下一次香港受遇金融危机,谁来解救?也许,这就是审判者们要达到的目的,打断香港的脊梁骨,让香港人永远的跪着。香港虽然已经回归20年了,但是香港仍然遍地是黄皮白心的中国人,从撤资大陆,投资英国,损失惨重的华人首富李嘉诚(香蕉人的神话与败局——李嘉诚弃中抱欧酿苦果),到谩骂大陆游客是蝗虫的香港普通居民。所以,不管是七警入刑还是曾特首入狱,归根到底不过是香港殖民地后遗症的爆发罢了。


三、香港殖民地后遗症还有得治吗?

西方现代民主社会,以民主宪政,三权分立为特色,这一次香港审判真的让我们见识了香港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的真相。如果民主决策不科学,民主有何意义?如果司法不公正,司法独立有何意义?香港的房子是五十万一平米,不会因为香港人投票说五万一平米就会变成五万一平米;海里的水是咸的,也不会因为香港人投票说是甜的,就会变成甜的。司法虽然独立了,今天判警察入狱,明天判特首有罪,后天是不要审判驻港部队犯法啊?对不起,真到了那一天,就请驻港部队直接把香港的大法官,不管是外籍的,还是香港土生土长的,直接押到大陆来审判。

从香港回归二十年的历程来看,一国两制解决不了香港的问题,也解决不了台湾的问题。我们看看香港和深圳,二十年前,深圳跟香港没法比;今年,香港跟深圳棋逢对手;二十年以后,香港跟深圳没法比,这就是历史、现实与未来的辩证法。



1997年,香港回归,彼时的香港作为创造了经济奇迹的“亚洲四小龙”之一,以不及大陆千分之六的人口与约万分之一的大陆面积的弹丸之地,创造了相当于大陆近20%的GDP。而香港仅一条深圳湾之隔的深圳市,在18年前,尽管已经历长达近20年的经济腾飞,但每年创造的GDP却够不上香港的一个零头。

然而,20年后的今天,如今的香港早已经褪去了当年“纽伦港”的光环,失去了当年“亚洲四小龙”的风采,虽然香港在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中得以保全,但是二十年的低速增长,与大陆的超高速增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今天的香港GDP只剩下大陆GDP的3%,而当年被香港人视为二奶村、后花园的香港,已经在GDP总量上超越了香港,而且在城市综合竞争力和科技创新能力等方面也超过了香港。即便人均GDP的差距也越来越小,甚至深圳的南山福田等发达区的人均GDP已经超过了香港。



与此对应的便是,香港人的优越感的丧失,曾经的香港虽然是英国的殖民地,但是因为经济繁荣,而看不起大陆,尤其是改革开放前的几次大陆居民逃港事件,更是让香港人志得意满,优越感爆棚。甚至大陆改革开放以后,香港人在大陆作威作福,俨然高人一等。但是只是短短二十年,风水轮流转。

再过二十年,未来会怎么样?照这样发展下去,二十年后,我们将会看到,人民日报会报道,深圳市派驻点干部到港岛区、新界区落实扶贫政策,决不容许深港大都会出现贫民窟、贫困村,坚决在2049年建国一百年之前,实现港岛区和新界区的共同富裕。




铁丝网的那边才是香港

20年的经验表明,一国两制并不适合香港,香港回归以来无论在经济上、政治上和文化都是彻底的失败了。小平同志曾经说,香港回归后,五十年不变,现在看起来,不变是行不通了,再不改变,20年后,真的要大陆派驻点干部过去扶贫了。就算是现在,大陆一线城市的普通居民已经比香港的普通居民无论在住房条件还是生活条件方面都要好得多了。如果照目前的趋势发展下去,二十年后,香港就真的要成为中国需要扶贫的贫困区了。

香港回归二十年的历史说明了,“港人治港”的理想是美好的,但是港人缺乏治港的能力的现实是残酷的,与其让香港人再去求助于他的前殖民地宗主国,请那么多的外籍法官来审判自己的英雄,不如让他们来求助于祖国大陆。大陆有好多优秀的人民法官,欢迎香港来请。用请一个外籍法官的待遇,可以到大陆请到十个更优秀的人民法官。




高楼林立的那边才是深圳   鱼塘这边是香港

让我们感到惊讶的是,香港前特首曾荫权被判刑,香港民众是一片欢呼。只有七警获刑得到了香港警察和民众的抗议。其实,清理香港人更深层次的文化殖民意识更为重要。遥想当年,国际资本大鳄进攻香港的时候,曾荫权完全是在中央政府的力挺下,与国际资本作战的,据曾荫权自己说,当他做出迎战决定的时候,曾彻底失眠,失声痛哭。这个就是被殖民心理的表现,一个正常人是断然不会刀架到了脖子上还不开枪反抗的,只有被殖民的人,才会在被前殖民地宗主们攻击,而不敢反抗。虽然在外力作用下,反抗了,但却伤心欲绝。

而这一次,面对前宗主国法官的审判,无论是七名警察和曾荫权都没有明显的反抗意识。说明他们的心理习惯了做洋人的奴才,即使被打了也不敢还手。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出来,中国革命的伟大,真正地让中国人从精神上站立起来了,面对列强,那种革命的大无畏的精神,是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国家应该从教育入手,用爱国的、革命的意识形态去驱逐香港人的被殖民意识,治疗香港的殖民地后遗症!

是时候开始清算香港的殖民主义,治疗香港的殖民后遗症了。也许中央过去二十年在下一盘大棋,一盘什么大棋,我们可以去看一看一个春秋战国的故事《郑伯克段于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表新帖 快速回复 分享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