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查看: 9128|回复: 1

[访谈] 美俄关系难再“重启” 毋寄希望于“大交易”

[复制链接]

探花

玉山风树祁雪英

Rank: 4

积分
1278
主题
2266
帖子
2555
发表于 2017-3-7 04:49: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参考消息网3月6日报道 俄罗斯《生意人报》2月28日刊发记者 叶连娜·契尔年科题为《最好先开始交流》的文章称,在唐纳德·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大选后,很多俄罗斯人认为,俄罗斯现在要和美国重归于好了。但从那时起,美国新总统发表的一系列声明让那些对他有好感的俄罗斯人大失所望。

文章称,基辛格咨询公司常务董事、在小布什政府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俄罗斯事务高级主任的托马斯·格雷厄姆向本报记者解释了为何不应期待俄美关系再次“重启”。

以下为问答实录:

反俄情绪在美蔓延

《生意人报》记者问:考虑到新政府近期的声明(关于克里米亚地位、顿巴斯冲突责任和修改核裁军条约),哪怕谈不上再次“重启”,能否期待俄美关系走出危机?

托马斯·格雷厄姆答:现在放弃改善关系的希望还为时过早。不过要明白,美俄存在重大分歧。两国对世界秩序和诸多迫切地缘政治问题的理解不同,首先是乌克兰和叙利亚危机。俄美之间没有建立良好关系的捷径。

如今,华盛顿和莫斯科都认识到,两国关系进一步恶化可能导致危险后果。可能发生非预谋的事件并演变为公开冲突,这是双方现在都不需要的。

当然,我们不应对修复关系抱有过高期待,我不认为会有某种新的“重启”。但我可以想象,特朗普政府将努力重建在贝拉克·奥巴马时期因乌克兰冲突而关闭的与俄沟通渠道,再次使讨论两国感兴趣的话题成为可能。

问:但考虑到华盛顿的反俄情绪,改善两国关系总的来说可能吗?有些美国专家甚至将这种情绪称为新麦卡锡主义。

答:华盛顿的反俄情绪确实已经蔓延开来,美国媒体也反映了这一点。出现这种情绪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美国人认为俄罗斯在北约边境、北约内部、乌克兰和叙利亚采取挑衅行动。当然,俄罗斯干预美国总统选举也影响了对俄态度。

问:您说俄美对世界秩序的看法不同。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表示,从莫斯科的角度看,新世界秩序应是“后西方”的,也就是说,不以西方为中心。华盛顿同意这种说法吗?

答:不是很明白拉夫罗夫指的是什么。对美国来说,重要的是维护以遵守法律和贸易自由原则为基础的自由主义世界秩序。从冷战结束开始,世界秩序确实是以西方为中心的,甚至是以美国为中心的。但我们也在自由主义模式的框架里看到了新的势力中心,特别是中国和印度。

不要寄望于“大交易”

问:俄美之间会不会有“大交易”?现在很多人都在翘首以待。

答:有人推测美国可能减轻制裁以换取俄方在其他方面让步,特别是叙利亚问题或裁军问题。但考虑到华盛顿的批判情绪,让美国政治统治阶层和选民对这笔交易“买账”是非常困难的。俄罗斯应当拿出一些有分量的东西来等价交换,首先是在解决乌克兰危机方面。

但总的来说,我觉得任何关于某种“大交易”的讨论现在都不会有结果。从冷战结束开始,美俄采取了几次“重启”关系的尝试,但均告失败,这一方面是因为分歧难以弥合,另一方面单纯是因为期待过高。这样每次都让双方失望,同时双边关系也变得越来越差。我认为,我们今天的关系处于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的最差水平。

因此,我看不到谈论“大交易”的意义何在。最好先开始交流,努力消除紧张关系,走向务实合作,哪怕在狭窄的领域。你们俄罗斯人说“宁缺毋滥”,这句话很适合现在的情况。

问:您认为俄美能在乌克兰问题上开展务实合作吗?

答:我认为,这是躲不开的。危机已经持续了3年多。乌克兰冲突双方、俄罗斯、欧洲和美国都厌倦了这场冲突。最终,所有人都希望乌克兰局势稳定下来。我们也知道可行的解决方案是什么轮廓。需要坐下来谈谈细节,但也要明白,协议不会迅速达成。没有俄美谈判,这个问题就无法解决。不过,它们不能也不应强迫欧洲人接受自己的解决方案,特别是乌克兰人。基辅当局和分裂主义者应成为谈判主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贴内热文推荐

探花

玉山风树祁雪英

Rank: 4

积分
1278
主题
2266
帖子
2555
 楼主| 发表于 2017-3-7 04:50:36 | 显示全部楼层

【延伸阅读】克里米亚成美国“筹码”?美俄或在5方面达成“交易”

参考消息网2月28日报道 俄罗斯今日经济通讯社网站2月22日报道称,美国和俄罗斯交易的关键方面是打击叙利亚恐怖主义、北约的未来、乌克兰局势、核安全问题和阿富汗议题。专家如此评价白宫关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有意与俄达成妥协的消息。

政治学家亚历山大·阿萨福夫在接受今日经济通讯社记者采访时说:“具体情况我们尚未看到——有的只是正在准备的交易的大体轮廓——关于共同安全、打击‘伊斯兰国’(IS)、局部冲突。我们知道,双方就一系列问题有明确的立场,但不知道具体事实。而且交易很可能是不公开的——详细情况我们也无从得知。当然,根据一系列国际协议,以下方案是可能的——从打造新世界秩序到建立双边协议。无路如何应指出,这个过程不会一蹴而就。但可喜的是,尽管美国国内和欧洲伙伴对特朗普施以种种压力,后者将继续兑现自己的竞选承诺。”

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首次表示美俄可能进行交易。这一说法已在俄美两国多次遭到质疑。阿萨福夫指出,“而且甚至连特朗普政府的代表在该问题上的言论都有出入。在白宫发言人肖恩·斯派塞发表声明前几小时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妮基·黑利就对俄制裁发表了意见,她强调,美国仍忠于制裁方针”。

早些时候斯派塞称,特朗普试图与俄在经济领域和国际安全问题上达成“交易”。而且斯派塞表示,商业经验和企业家天赋令特朗普有理由认为,交易将是成功的。

阿萨福夫认为,“美俄签订交易的过程将是漫长的,但斯派塞的言论令人感到一定乐观和希望,不仅全球问题,还有地区问题都是可能解决的。我指的是,比如,乌克兰冲突。美俄博弈的关键‘筹码’之一无疑将是打击IS。美国将把克里米亚当做王牌使用,俄的王牌则是在叙利亚取得的成功。此外,双方将不得不在阿富汗问题上找到某种解决办法,因为目前那里的问题悬而未决,美国多年来无法独自克服。当然,还将讨论北约的未来,尤其在德国提议建立欧洲武装力量并得到欧洲议会投票赞成的背景下”。

特朗普在竞选期间曾表示有意与俄构建“非常非常好的”关系。亲俄方向成了特朗普的政治对手指责他“与克里姆林宫有交情”的理由。尽管如此,特朗普就职后没有急于对俄采取积极举措——尤其在放宽制裁问题上。(编译/黎然)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当地时间2015年8月18日,克里米亚地区塞瓦斯托波尔,俄罗斯总统普京访问克里米亚,在黑海乘坐深海潜水器C-Explorer 3探访沉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表新帖 快速回复 分享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