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查看: 5287|回复: 0

[百姓心声] 起底贪官们的“深夜食堂”

[复制链接]

榜眼

Rank: 5Rank: 5

积分
5977
主题
3911
帖子
11941
发表于 2017-6-18 05:58: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目前,以国内著名演员黄磊为主演的电视剧《深夜食堂》正在播出。因为豆瓣网友极低的评分,该剧热议不断。

法晚·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u)记者认为,如果说饭桌能够折射人生百态,那么贪官们的“深夜食堂”则是躲在私人会所或者隐秘单位食堂里推杯换盏,吃着燕窝鱼翅,喝着年份茅台,挥霍的不仅是公款,还有权钱交易的勾当,以及被不法商人作局围猎的可能。

至于肆意妄为的下场,万庆良、杨卫泽、周本顺等相继获刑的大老虎,就是最好的注解。



(中纪委专题片截图)

深夜食堂:私人会所、单位餐厅

法晚·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u)梳理发现,从地点上看,贪官们的“深夜食堂”主要有私人会所和隐秘单位餐厅两类。

“小姑娘(服务人员)反映说,那个大官经常来,他每次来我们都很反感,每次来都让我们下班很晚。”在反腐专题片《永远在路上》第二集里,中纪委工作人员如是描述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引发的不满。

原来,这名原副省级高官在全党严抓作风的高压态势下,仍然出入高档消费场所达到70次左右。此人在最大的包间活动:有一个很大的木屏风,两张餐台可供20个人左右吃饭,配备了高档音响和灯光设备,可以唱卡拉ok、跳舞。



(万庆良在私人会所的包间)

除了万庆良,还有至少3名高官活动的私人会所被点名。

2013年至2016年初,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阳先后3次应某私营企业主邀请,在北京徽商故里饭店及该企业主住处接受宴请;宁波原市长卢子跃多次到杭州市西湖边的私人会所违规接受宴请;安徽原副省长杨振超多次到合肥市宜和世家、琥珀山庄逸园等私人会所接受宴请,有的费用高达2万余元。

至于下属机关食堂,则是公款吃喝由明到暗的变种。在这方面,黑龙江原副省级干部付晓光堪称典型。



(付晓光在此喝酒致人死亡)

2013年7月23日,此人到镜泊湖旅游,下属的东京城林业局则在景区的宾馆内设宴款待。该局原科长冯敏章说,他知道该局党委书记孟庆安不能喝酒,想主动代替喝酒,但被付晓光当场阻止。不多久,只留下孟庆安一个人陪同付晓光。

第二天清晨,孟庆安被发现在宾馆房间内已经去世,经法医鉴定为酒后心脏病发作死亡。而付晓光不但被免职,还由副省级降为正局级,留党察看一年。

深夜吃喝:燕鲍参翅茅台必点

至于贪官们在“深夜食堂”里吃喝了什么,简单来说,就是大肆挥霍公款,什么贵就吃什么、喝什么。

天津市医药集团原董事长张建津(正局级),2013年5月至2015年8月受审查前,频繁出入高档酒楼,组织和接受公款宴请,每餐“燕鲍参翅”等高档菜肴必点,茅台、五粮液、特供保健酒必上。顾忌公共场所太扎眼,他就躲到自认为十二分“保险”的医药集团下属单位会议室,请来名厨,采买高级食材,现做大餐现支桌,美味佳肴一应俱全。



(张建津吃喝必点燕鲍参翅)

日前,法晚·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u)记者曾梳理过因为沉迷于茅台而倒下的贪官,发现他们有的视茅台酒为身份象征,搞大吃大喝;有的公然收受他人所送高额礼品,有的则利用公款购买,大肆挥霍浪费。

比如南京市委原书记杨卫泽,其称自己不喜欢吃鱼翅、鲍鱼,也不喜欢酒,“过年我在家一滴酒都不喝”。不过,“后来就变成了一种习惯了,甚至我请人的时候我不喝酒好像我不热情,然后他请我吃的时候,我不喝酒好像不够意思。然后最后就变成自己好喝酒了,就喜欢茅台,就喜欢年份茅台”。



(杨卫泽钟爱茅台)

再比如曾任呼和浩特副市长的薄连根,平时很少回家吃饭,接受老板们的宴请只喝茅台酒,一桌宴席上万元是常事,一晚上消费几万元也是常事。薄连根曾经让人一次就给他送上10箱茅台酒。

薄连根在检讨材料中写道:“出入的是装潢考究的高档场所,接触的是出手阔绰的商人富豪,宴席上摆的是珍馐佳肴和名贵烟酒,渐渐地,自己不仅身体醉倒在觥筹交错的酒桌上,思想也慢慢迷失在酒绿灯红的花花世界里。

深夜交易:为老板站台,被围猎

《中国纪检监察报》曾刊发《“饭局”风险须防范》,讲到“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觥筹交错、推杯换盏、‘感情到位’的背后,往往是权钱交易的陷阱。”

贪官们沉溺于“深夜食堂”,在私人会所、隐秘食堂吃着山珍海味、喝着珍品佳酿时,权钱交易的勾当就随之产生了。

据《永远在路上》披露,钟情于吃喝应酬的吉林原副省长谷春立曾问一名企业负责人,有没有单位食堂,能够接待的、隐秘点的地方。得到肯定答复后,就开口要求安排一桌。“当时的心情是比较高兴的,因为领导提出这样的要求,是对我们企业的一个重视。”该负责人说。



(吉林首虎谷春立)

与谷春立一起落马的吉林省政府办公厅原副秘书长王树森说:“有的时候我们真给他(企业老板)办点事,比如说他有点啥难处了,所以把我们请到会馆去吃顿饭,然后我们把几个主要的领导找来,领导一看,你看你和谷春立这都过问了,怎么得想办法给好好解决解决。”

法晚·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u)记者注意到,除了权钱交易,类似的“深夜食堂”也可能蜕变成干部被围猎的场所:设局的人看的并非这个人本身,而是他们手中的权力。

在这方面,河北省委原书记周本顺就是比较典型的例子。此人背地里默许、支持、纵容儿子去跟一些老板搞房地产开发。而这些老板经常组织一些饭局,邀请周本顺以及和自己项目相关的政府官员参加。

周本顺对这些饭局来者不拒。“我出个面帮他站个台,一起吃饭,我什么话也没有说,别人就知道这个人上面有人,这个事都会办得通。”周本顺自述道。



(被围猎的周本顺)

对于如何甄别高危饭局,《中国纪检监察报》曾建议干部出门前问自己5个问题:

第一,在哪吃,不对外经营的私人会所肯定不行,求你办事的私人老板家中设宴也不要去。

第二,跟谁吃,有可能会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宴请不能参加,有管理服务对象参加可不行。

第三,吃什么,一般大众消费是没问题,如果享受豪华餐饮、奢侈浪费,也是不对的。

第四,谁买单,公款不行,企业老板买单也容易出问题。

第五,考虑会不会有不良影响,比如虽然是正常吃饭,但是会不会豪饮烂醉,酒后滋事?有没有可能酒后驾车、打牌赌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表新帖 快速回复 分享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