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查看: 4867|回复: 0

[原创] 严秀英实名曝光楠门岭山盗矿大案。

[复制链接]

秀才

Rank: 1

积分
6
主题
8
帖子
12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严秀英实名曝光楠门岭山盗矿大案。
我快离开人间了,我担心我百年后江西省分宜县政府为包庇盗矿,更加混淆是非、颠倒黑白、掩盖真相。我要把楠门岭山特大盗矿真相留给人间,揭露江西省分宜县政府通匪,包庇盗矿不要脸满嘴谎话,坐视百姓利益受损不作为,还称“没有发现盗矿”。
我叫严秀英,76岁,江西省新余市分宜县凤阳乡焦木村凹上村人,也是楠门岭山的唯一主人,我来说说楠门岭山上多年来持续未停的特大盗矿案。
我家的楠门岭山,包括石壁、荒坪里、柏槽、楠门岭,连成一体,是我的丈夫郭检牙的父亲郭财辉三兄弟从旧社会土豪劣坤手里一点一点购买过来的,连成一片,形成了楠门岭山。此山面积二三百亩大,高约370米高,山体全是石头,在旧社会,没有现代化的机器,难以开凿,山不珍贵,地方百姓还笑我父亲三兄弟傻,一生的血心全花在购买石头山了。毛泽东打江山,打土豪分田地给农民。1949年建新中国,新政府1953年给我家颁发了楠门岭山归属我家的土地证,至今留存。
我和郭检牙结婚后,我夫妻俩一辈子的心血也全花在这楠门岭山的育林上了。青山绿水是我家的功劳。
在2005年的时候下棚村人袁细牙和双林镇人黄有根看上我家楠门岭山,说有发财机会(指毁山采石盗矿),就让时任村书记袁小兵(袁细牙的侄子)来我家和我丈夫套近呼,打听我家山的相邻四至。
2005年下半年黄有根就开始盗采我家楠门岭山矿石,我家开始到乡派出所报案,一直不立案,分宜县法院告状,县法院立案难,不接待我,市里也推脱此事。      
2008年奥运会我上访到北京,县里怕丑闻惊地中央,派出200多人到北京抓我回去。甚至乡派出所和袁细牙、黄有根的爪牙带着砍刀来到我家,逼我家不要告状,打伤我的丈夫郭检牙和我的几个儿子,我家报警警察迟迟不来,我的第四子看我丈夫被打伤在地,警察迟迟不来,抢下黄有根爪牙手中的砍刀并乱舞,吓散了这伙匪徒。随即袁细牙报警,警察不到一分钟就到了我家抓走我的女儿和第四子,称行凶被抓(后来才知道警察早就到了,滞留在离我家一里远的地方,和村支书袁小兵扯淡,一边悄悄观察匪徒打我家人的进展情况。原来袁细牙、黄有根早就买通了公安),警察对他们向我家行凶之事只字不提,仅对袁细牙等人“批评教育”,旋即全都放走了。可是我的第四子在派出所受尽折磨,被打被骂,关了半年,至今身心受到伤害,心理还留下阴影,我的女儿至今下落不明。
奥运会前夕我被分宜县政府驻京办的人找到,并将我带回家乡,分宜县公安局又出动上百人到我家抓走我家多人,逼我家按手印,签下他们在我山上毁林盗矿十年的协议,称一年补偿我家48000元。在盗矿地址上,他们不敢写我家的楠门岭山,而是弄虚作假,写了我家楠门岭山旁边的村庄东坑村,东坑村人乘机捞一把,不给钱不让你盗矿车从其地路过,迫使盗矿者又给东坑村一笔黑金。作为回报,东坑村便为盗矿者掩盖罪行,盗矿打到哪里,如果上级来追查责任,东坑村就谎称打的是他们的山,还要说盗矿者与东坑村签订了采矿协议。目的是将这伙盗矿的犯罪分子在我楠门岭山上的犯罪事实转化为民事纠纷。从而规避法律的严惩。
这荒唐的把戏,自然哄不住地方官府,所以说,盗矿者还要买通地方官府,这样地方官才会智力下降,认可盗矿者的弄虚作假的把戏,无视盗矿者的犯罪事实。
如果盗矿者再对地方官慷慨一点,再掏腰包,地方官还敢给盗矿者办理采矿许可证。鲜红的地方政府机关大印来掩盖盗矿的罪行,将盗矿者化为办企业的实业家。
就这样旗山采石场、双凤采石场盗矿貌似合法了。更加疯狂地公开地在我山上盗矿。分宜政府还悄悄地给他们办理采矿许可证。这盗矿的许可证上还不敢写上我家的山名——楠门岭山,竟随随便便地填个东坑村应付了事。
侵权的状态就这样持续下去。年年盗矿,毁我山林,毁我山体,分宜县政府还给盗矿者提供炸药,让他们去我山上炸山采石。分宜县政府竟长年不给我家办理林权证。
20144月份出现重大安全事故,死亡十几人矿工,工人被炸飞,横尸山野,盗矿的头子将他们连夜掩埋,第二天露出遇难者的尸体被人发现,盗矿者又将被发现的尸体直接运到火葬场焚尸灭迹。同年6月份县、市接到死亡人员家属报案才去查。袁功安、黄有根花了200多万买通相关领导,结果在死亡名单上只写了3个人(在网上有公布),将安全事故的责任转嫁到死者身上,轻描淡写地处理了。
2015年下半年袁细牙得到报应(尿毒症晚期)并在死前两天回到村里和黄有根、袁功安交代身后事,希望盗矿大业坚持下去,称楠门岭山是发财之山。郭家没有我们袁家人多,可以抢他的山。还安排一定要买通官府,才能成大事。
2015年双凤采石场就由袁功安接管。
为了盗矿更隐形,2015年年底,由分宜县政府土地局廖志勇局长的运作下,又对盗矿团伙进行整编,将双凤采石场、旗山采石场悄悄地统一到所谓的分宜县盛安工贸有限责任公司名下,股东分别是文安婷(黄有根儿媳)、李春英(黄有根媳妇)及黄李安,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黄有根的犯罪已经升级了。黄有根的全家都陷入了盗窃罪,抢夺罪、毁林罪、行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犯罪泥潭,难以自拔。
我丈夫郭俭牙又上山看到了无法无天的盗矿,毁坏他一生的育林成果,回去后就生了病,越来越重,2016316日就气死了。
每年四万八千元的补偿费,2016年年底黄有根、袁功安还拒绝支付,继续不让分宜政府给我家办理林权证,抢我山地不给补偿,毁我家山上的竹林、树林也不给补偿。自夸其已经买断楠门岭山了,还谎称是我几个儿子签字同意的,还伪造的有指纹。这不是在胡扯吗(建国初期政府为我家颁发的土地证还在我手里)?袁功安、黄有根(黄有根儿子在市政府任职)夸大海口说你家告吧就是告到死也没用,说县里就是他家开的,市政府有关系,省里有人。县里林业局给我家开具了我家在楠门岭山只有37亩的林权证的腐败手续。还向上级弄虚作假汇报。
20166月由李逸翔、胡军担任分宜县委书记和县长,傅睿是分宜县公安局长。
在2016年6月由分宜县国土局廖志勇炮制伪手续,分宜县公安局长傅睿批的炸药,让盗矿者在我家的山上继续盗矿。
2017年我继续上访,派出所天天承诺一定给我家解决反映的问题,可是天天炸山的炮声隆隆响,能传十里远。难道说派出所听不到吗?盗矿的车队川流不息,哪道分宜县公安局找不到犯罪的踪迹吗?盗矿者已经毁我山二百多亩,分宜政府还称没有发现盗矿?
2017427凤阳乡派出所去了两人吓唬我,称是奉命县政府的命令而来,不让我家告状。
2017429村书记周高高到我家劝告我说,认为老百姓告不倒贪官,哪里都有冤死鬼,劝我不要告状。
2017年5月4日县工商局四人,去调查旗山采石场2017年有没有给我家补偿,我家今年没收到任何赔偿或补偿费用。
201758,,分宜县森林公安四人一块到我家说,你是要山还是要钱?政府要是不包庇盗矿,还我公道,我会告状吗?已经毁我山二百多亩,毁我山林二百多亩,上千万元的损失,何曾想过还我公道?
最近乡派出所还在威胁我,让我不要告状。
分宜县的老百姓都知道楠门岭山盗矿,唯独分宜政府装聋作哑,前不久分宜县委办公室还在人民网上回复我,称:“没有发现盗矿”。
盗矿者野蛮地抢我山、毁我山林,毁山盗矿,明明违法犯罪,县政府和县公安为何熟视无睹?
江西无日月,中华有青天,盼中纪委反腐败精准打虎,不要忘记了江西分宜盗矿丑闻。

盗矿伞jpg - 副本.jpg
县委罪证.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表新帖 快速回复 分享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