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查看: 4434|回复: 0

[百姓心声] 城市该为广场舞留有空间

[复制链接]

榜眼

Rank: 5Rank: 5

积分
5977
主题
3911
帖子
11941
发表于 2017-6-19 06:14: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重视发展私人空间的今天,公共空间是否因此受到挤压,公私空间之间该如何分配,难免要引出城市规划的深层问题。


有关大妈们的新闻常有,但最近特别多。本月初,一则发生在某公园篮球场的打架事件视频在网上爆红,据媒体报道,在篮球场上打球的几个小伙子和跳广场舞的大叔大妈们因为争夺场地而发生了口角,之后升级为肢体冲突。这两天,青岛一群大爷大妈在快车道上暴走又引发争议,这群大妈大爷在车辆来往的快车道暴走,让人不免为他们的安全捏了把汗。

大妈与广场舞的组合,这可能是如今最吸引人的标题元素之一。一般而言,这些新闻都以扰民为中心思想,或者以审丑为卖点(比如尬舞),人们在围观过程中通常是一边倒地站在大妈们的对立面。舆论的这种反应有其合理性,过去的确有很多案例证明无序的广场舞对生活环境产生了负面影响,但从文化心理的角度看,舆论明显的倾向性背后又存在代际之间的矛盾和误会,反感和讨伐恰恰是年轻人主导社会话语权下的一种必然结果;而从公共资源的分配和供给看,这类冲突在各地相继发生,显然不是一群无理的老人导演的闹剧这么简单,相反从中可以看出,社会已经习惯广场舞被边缘化这样一种现实,公共空间没有为之提供方便。
在城市设计的过程中,篮球场的空间属性十分明确,除了打篮球之外的篮球场使用方式,都会被视作不合适,甚至是一种不讲理的“占领”。这是一种生活常识,但未必可以用“存在即合理”来解释,人们声援事件中的篮球爱好者,但对于看似强势的大妈们也应该多一份体谅,大妈们该去哪跳舞,为何篮球爱好者可以有自己的活动空间,而广场舞大妈却没有,这些问题有待回答。
目前大妈们习惯在城市的各类广场跳舞,这看似是一种很自然的选择,但其实未必是一种合理的选择,因为广场的定位并非仅服务于广场舞大妈们,它是一种属性多元用途也很复杂的公共空间,大妈们之所以可以从容地在广场上跳舞,是因为暂时没有其他公共空间使用者与之竞争。如今的尴尬是,各类城市广场被大妈们开发殆尽,仍然有很多老人存在没有地方跳舞的问题。
老人们四处寻觅,甚至不惜以“占领”的方式谋取活动空间,这种行为和当年有的地方女厕所供应不足继而引发的“占厕运动”颇为相似,不过,老人们没有将自己的行为升级为一种公共行动,也缺乏舆论动员和理论包装,只是朴素地表达跳舞的愿望,所以行为反而显得狰狞,在网上也得不到支持。老年人群体话语权缺失,外界在理解各类“占领”行动时容易简单化、庸俗化。假如某一天老人们以这种方式表达对公共空间的诉求,恐怕外界的评价就会出现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策略和话语不一样,所得到的社会评价也截然不同,这是舆论发酵过程中不可避免的现象。尽管如此,当大妈们“占领”场地的现象在各地频繁发生,就应该对其行为做更多的延伸思考,外界不适宜再延续老人无理这类情绪化判断,更应该看到其行为的公共意义。尤其对于城市管理者而言,对其“占领”行为,迫切需要给出解决的办法。
无论是洛阳还是青岛,面对老人们提出的活动空间诉求,城市管理者都试图为老人们寻觅一块合适的场地,试图解决争议,暂时搁置双方的冲突。问题在于,类似解决方式在其他地方是否适用,城市有没有足够的公共空间供老人们适用,目前都还要打一个问号。如果公共空间供给不足,恐怕不是简单“调剂”就能解决问题。在重视发展私人空间的今天,公共空间是否因此受到挤压,公私空间之间该如何分配,看似简单的活动空间之争,难免要引出城市规划的深层问题。
广场舞所引发的巨大争议,社会评价过去出现的明显的倾向性,都不能动摇其存在的价值,对于很多老年人来说,它仍然是一种难以替代的娱乐和健身方式。如果承认城市应为不同年龄阶层提供人性化服务,而不仅是满足年轻人的时尚感和现代化追求,那么就该正视广场舞群体提出的问题,毕竟,在满足广场舞空间这个问题上,同样关系到“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这一宏大追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表新帖 快速回复 分享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