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查看: 4080|回复: 0

[百姓心声] 谁是辽宁台安县鑫亿小额贷公司背后的保护伞

[复制链接]

秀才

Rank: 1

积分
11
主题
20
帖子
21
发表于 2017-7-16 14:07: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1500181595_.pic_hd.jpg 谁是辽宁台安县鑫亿小额贷公司背后的保护伞
——李成军实名控告台安县鑫亿小额贷公司之一
实名控诉发帖:李成军  身份证:210321196608301413  关注电话:13904222908
李成军声明为本文真实性和发帖转帖行为承担全部法律责任
辽宁台安县鑫亿小额贷公司是台安县公安局副局长孙立妻子一家开办的公司,孙立的妻子入股500万成为股东。鑫亿小额贷公司的保护伞是不是公安局副局长孙立,作为实名制发帖控诉的李成军不敢确认,但李成军一家遭遇的暴力讨债情节不亚于山东的于欢案。
李成军和他的妻子遭遇了两次非法拘禁,李成军的妻子在送往医院抢救的路上被围追堵截,围追堵截从家中延伸到路上一直到医院,最后上演了在医院处于警察保护下发生的群殴,所有的处置环节都存在了诸多不公。
李成军通过群体网络实名控诉,呼吁辽宁省高层领导介入此案,揭开真相,看台安县公安局副局长孙立是不是其家族企业的保护伞呢?
副局长妻子入股500万,鑫亿小额贷公司的背景不简单
    辽宁台安县鑫亿小额贷公司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开办一家小额贷公司,没有官方深厚背景,在运营中不排除使用黑恶手段是无法赚钱的。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来看辽宁台安县鑫亿小额贷公司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任美新是鑫亿小额贷公司股东,其丈夫孙立是台安县公安局的副局长;李成录退休前是海城市农行行长,退休后的李成录担任了鑫亿小额贷公司总经理,魏秀山为台安县信用社营业部主任,绰号李老五的李成明是李成录之弟,是台安县农村信用社富家所主任
“任美新的丈夫是公安局副局长的孙立,其在鑫亿小额贷公司入股了500万,任日新是鑫亿小额贷公司总经理的老婆,李成录,任丽华是鑫亿小额贷公司的会计,也是台安县信用社营业部主任魏秀山的爱人。”
任美新、任日新、任丽华这三个女人都嫁给了台安县的头面人物,她们又是什么样的关系呢?
  “任美新、任日新、任丽华为亲姐妹,鑫亿小额贷公司时候一个不折不扣的家族企业,有公安局副局长孙立家入股500万元进入鑫亿小额贷公司,这家公司在拓展业务中是谁来充当保护伞呢?”
李成军一家遭受了两次非法拘禁,公安机关依旧不立案
    2012年,李成军经台安县农村信用社营业部主任魏秀山介绍,分几笔向台安县鑫亿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贷公司)累计借款240余万元,利息为5分利。李成军领款时,小贷公司先要扣掉3个月的利息。
和小贷公司产生借贷关系之后,李成军按月支付利息。从来没有想到这家有公安局副局长孙立为背景的公司会上演黑社会角色。
2015年4月1日早晨,李成军从家里出来后,被李成录手下两个人逼到他们车上,并强行拉到小贷公司总经理李成录办公室限制13个小时,李成录他们想干什么呢?
“李成军说,在我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被李成录设下了骗局,给他打了550万的欠条,李成录和魏秀山才让我回家。”
2015年4月2日,李成军向台安县南街派出所报警,案由是非法拘禁。接到报警后,南街派出所对非法拘禁并未立案,且欠条警察也未要回。
公安局副局长的妻子当股东一家亲戚合伙开办的公司被人报案涉嫌非法拘禁,台安县公安局能立案侦办吗?在哀求立案过程中碰了个头破血流的李成军得到了传话:不要在状告被非法拘禁中闹下去,这事就这样算了吧,你写的这个550万的欠条也不会生效的!
一张被恐吓了13个小时形成的金额为550万元的欠条得不到台安县公安局的立案侦办,需要继续用款的李成军只有寻求信用社的帮助。
    2015年春,李成军在台安农村信用社贷款到期需要续贷时,李成录、魏秀山找上门来了。
李成录说:我的小贷公司账户为他人公司担保,被鞍山法院查封,你跟我小贷公司的借贷余款转到我老婆任日新名下,这样可以规避汇款时被银行划走,就按465万给我打条,帮我一把。
李成军的回答是:咱俩有账,你为什么让我打465万?咱俩对完账我再给你打。
李成录居高临下恐吓道:二姐夫不会用笔头子杵你,你就是帮我一把,如果你要不帮,我和秀山让你在信用社的贷款过程中续贷办不成。你抵押信用社的500亩果树园林权证会被银行依法收购。秀山是管这个的,我家老五的同学在省社做什么的你也知道,你今年的续贷让你成你就成,不让你成你门都没有。
在这种情况下,李成军在2015年7月份,给对方打下了465万的欠条。
2017年1月10日,李成军妻子万金荣在台安县桑林镇鑫圆饭店参加婚礼,李成录妻子任日新及两个带纹身的男人将万金荣从婚礼现场挟持到楼下,强制让万金荣上车,后边又跟随了3-4辆轿车,到了李成军的家,又陆续来了三四个人。
    之后,每天20多人换班限制万金荣人身自由——比如,不准喝水、吃饭,就是上厕所也要有人跟随。
从1月10日到1月14日,任日新及其打手多人吃住在李成军家,有孙立妻子任美新为任日新等人送水送饭及洗漱用品,有录音、录像为证。
李成军一家再次遭受第二次非法拘禁,公安局依旧不予以立案。
李成军一家继续遭遇暴力伤害,警方要站在谁的立场保护谁
在此期间,万金荣多次与任日新协商要去万的叔叔家,讨债人没批准。
     2017年1月14日,万金荣家属报警称有人对其非法拘禁。警方出警后将双方带到派所做了近三小时的笔录,被长达五天的拘禁不敢睡觉,心理恐慌连带饥饿,万金荣心脏病发作,向派出所办案民警提出去沈阳就医。
     桑林派出所决定护送万金荣母子去沈阳治疗,可是讨债人继续围追堵截,无视人民警察的存在。桑林派出所所长在护送途中,多次遭到讨债人李老五的谩骂。
在这种情况下,公安人员依然将万金荣母子护送出他们的管辖区,交给在高速公路口等候的特警及台西派出所民警,做了交接后才撤回。
    谁知,万金荣母子驾车到达高速入口时,任日新早已率人在那里堵截,他们将万金荣在高速口领到的出行卡强行抢走。一些人坐在车上阻止开车,左右车门站着人,向车下拉扯万金荣的儿子李强。赶来的警察将李强的车指挥倒出高速口,停驶在一个角落里。这时,李强的车被几台车前后左右堵住,他们对万金荣母子进行谩骂,这种情况持续8个小时。
在这8个小时中,万金荣曾向公安部110指挥中心、辽宁省110指挥中心、鞍山市110指挥中心、省重大案件指挥中心报警20余次。
李强的父亲怕李强一时冲动做出错事,一边报警一边安抚李强,同时呼叫120急救车,沈阳120车被李老五一伙人给赶走了。最后,到零点左右,公安局看事情不好,呼叫了120把李强的母亲强行送到台安县恩良医院,此时,救护车上有两名警察还有任日新等人一同前往医院。
令人瞠目结舌的是,李强却被台西派出所以扰乱社会公共秩序为由带到派出所进行询问。李老五一伙继续为非作歹,没有谁敢把他们怎么样。
副局长的妻子一家继续作恶,
万金荣住进医院后,任日新、任丽华把住在同一病房内其他病人赶走,住在病人病床上继续向万金荣进行谩骂、威胁、恐吓。
万金荣被困多日之久最终导致情绪突然失控,摔砸东西,嚎啕大哭,在医务人员用了大量镇定药后才得以入睡。次日晚上,万金荣亲属来接其回家洗漱换洗衣物,却被任日新等人在走廊中谩骂、侮辱、阻止其走出医院。万金荣一家人强行走到停在医院门前的车边时,早已有多人等候在那里。
在旁边有十数名警察在场的情况下,双方终于发生了群殴。由李老五组织并亲自出手将万金荣亲属杨本拳打脚踢、满脸血迹(有音频、摄像为证),在这种情况下被追逃中。
此次在医院门前发生的群殴事件,导致双方都有人受伤,其中一人为轻伤。此次事件,小贷公司一方涉嫌寻衅滋事,警方未作处理。不仅如此,在群殴事件发生后,台安县公安局内保科未查清案件事实,做万金荣亲属的工作责令其自认轻伤害是其所为,警方未对双方涉嫌寻衅滋事立案侦查收集证据,警方未立案,未能给予当事人合理解释,或出具书面的不予立案决定书。
    李成军控诉:因台西派出所现任教导员是讨债方的直系亲属,警方涉嫌徇私办人情案,充当小额贷款公司的保护伞,出警单位不同,都有不同程度的不作为、乱作为。当地警方命令李成军的妻子万金荣,在本地就医,纵容讨债人继续围追堵截。警方本应引导讨债人走诉讼的司法途径,结果却一再给恶意讨债创造机会,警方没有尽职尽责。
    讨债人员在万家中、高速口、医院限制万金荣的行为是什么性质?是否涉嫌非法拘禁?警方在场的情况下,万金荣和李强被在高速口限制人身自由8小时、放任讨债人住进医院病房继续限制万金荣人身自由并最终导致群殴事件的发生,警方是否涉嫌不作为?群殴事件发生后,警方应该如何处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表新帖 快速回复 分享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